留言板

尊敬的读者、作者、审稿人, 关于本刊的投稿、审稿、编辑和出版的任何问题, 您可以本页添加留言。我们将尽快给您答复。谢谢您的支持!

姓名
邮箱
手机号码
标题
留言内容
验证码

10−9量级高灵敏度点源透射比测试设备研究

王维 陆琳 张天一 王玮鹭 刘奕辰 孟庆宇 徐抒岩

王维, 陆琳, 张天一, 王玮鹭, 刘奕辰, 孟庆宇, 徐抒岩. 10−9量级高灵敏度点源透射比测试设备研究[J]. 中国光学. doi: 10.37188/CO.2020-0050
引用本文: 王维, 陆琳, 张天一, 王玮鹭, 刘奕辰, 孟庆宇, 徐抒岩. 10−9量级高灵敏度点源透射比测试设备研究[J]. 中国光学. doi: 10.37188/CO.2020-0050
WANG Wei, LU Lin, ZHANG Tian-yi, WANG Wei-lu, LIU Yi-chen, MENG Qing-yu, XU Shu-yan. Research on a 10−9-order point source transmission test facility[J]. Chinese Optics. doi: 10.37188/CO.2020-0050
Citation: WANG Wei, LU Lin, ZHANG Tian-yi, WANG Wei-lu, LIU Yi-chen, MENG Qing-yu, XU Shu-yan. Research on a 10−9-order point source transmission test facility[J]. Chinese Optics. doi: 10.37188/CO.2020-0050

10−9量级高灵敏度点源透射比测试设备研究

doi: 10.37188/CO.2020-0050
基金项目: 中国科学院青年创新促进会(No.2019219);国家自然科学基金(No.61705220)
详细信息
    作者简介:

    王 维(1990—),男,黑龙江大庆人,博士,副研究员,2019年于中国科学院大学获得博士学位,主要从事空间光学载荷总体设计、光学系统杂光抑制技术研究。E-mail:wangwei123@ciomp.ac.cn

    陆 琳(1989—),女,江苏常州人,硕士,助理研究员,主要从事光学系统杂光抑制技术研究。E-mail:Lu_lin_ciomp@163.com

    张天一(1989—),男,吉林长春人,博士,助理研究员,主要从事光学系统装调与光学检测方面的研究工作。E-mail:tyzhang@niaot.ac.cn

    王玮鹭(1993—),女,吉林松原人,硕士,研究实习员,主要从事空间光学系统结构设计研究。E-mail:wangweilu@ciomp.ac.cn

    刘奕辰(1996—),男,吉林白山人,学士,研究实习员,主要从事空间光学载荷的装调检测技术、光学系统杂光抑制技术研究。E-mail:liuyc@ciomp.ac.cn

    孟庆宇(1986—),男,吉林长春人,硕士,副研究员,主要从事光学系统设计理论与方法,光学仪器设计与研制方面的研究。E-mail:mengqy@ciomp.ac.cn

    徐抒岩(1963—),男,辽宁岫岩人,硕士,研究员、博士生导师,主要从事空间大口径光学望远镜、光学系统空间在轨组装技术的研究。E-mail:xusy@ciomp.ac.cn

  • 中图分类号: TH741.4;TN247

Research on a 10−9-order point source transmission test facility

Funds: Youth Innovation Promotion Association, CAS (2019219); National Natural Science Foundation of China (NSFC) (Grant No. 61705220)
  • 摘要:   目的  为了实现对光学系统杂散光抑制能力的定量评价,开展了10−9量级高灵敏度点源透射比测试设备的研究和实验验证。  方法  采用脉冲光源、脉冲探测的新测量方法,在保证测试系统具有高灵敏度测量能力的同时,简化了微弱光电信号探测组件的复杂程度。建立了一套最大测试口径600 mm、测试波长527 nm的点源透射比测试设备,并利用该设备测试了一台250 mm口径空间光学相机的点源透射比。  结果  实验结果表明:60°入射角度时的点源透射比测试结果为1.68×10−9  结论  证明该设备的测试误差在10−9或更低的量级,具备10−9量级高灵敏度点源透射比测试能力。可以为天文望远镜、星敏感器、空间目标监视载荷等多种类型的光学仪器提供杂光抑制性能评估。
  • 图  1  杂光测试系统组成与工作原理

    Figure  1.  Composition and Principal of the PST test facility

    图  2  测试设备实物图

    Figure  2.  Photograph of the PST test facility

    图  3  信号测量的线性度验证

    Figure  3.  Linearity verification of signal detection

    图  4  测试信号随时间的变化关系

    Figure  4.  Signal change over time

    表  1  PST测试能力极限理论计算

    Table  1.   Theoretical analysis of the PST detection limit

    入射角度θPST测试能力极限
    30°6.2×10−11
    40°7.0×10−11
    50°8.3×10−11
    60°1.1×10−10
    70°1.6×10−10
    下载: 导出CSV

    表  3  入光口信号测量值

    Table  3.   Signal voltages at different positions of the input plane

    编号信号测量值(mV)
    11600
    22060
    32120
    41450
    51880
    61800
    平均值1818
    下载: 导出CSV

    表  4  距中心视场40度像面信号测量值(单位:mV)

    Table  4.   Detected signal voltages at the image plane at the 40°off-axis angle (unit: mV)

    水平位置1水平位置2水平位置3水平位置4水平位置5
    垂直位置1580620660660660
    垂直位置2550590630630650
    垂直位置3530570590590620
    垂直位置4490530530530600
    平均值590.5
    下载: 导出CSV

    表  5  距中心视场50度像面信号测量值(单位:mV)

    Table  5.   Detected signal voltages at the image plane at the 50°off-axis angle (unit: mV)

    水平位置1水平位置2水平位置3水平位置4水平位置5
    垂直位置1310330350380370
    垂直位置2330330350380360
    垂直位置3310330350370360
    垂直位置4300340340360360
    平均值345.5
    下载: 导出CSV

    表  6  距中心视场60度像面信号测量值(单位:mV)

    Table  6.   Detected signal voltages at the image plane at a 60°off-axis angle (unit: mV)

    水平位置1水平位置2水平位置3水平位置4水平位置5
    垂直位置1210220230250240
    垂直位置2210210230240240
    垂直位置3210220220230230
    垂直位置4190200210230220
    平均值222
    下载: 导出CSV

    表  7  待测系统不同角度下的PST值

    Table  7.   PSTs at different incident angles from the test subject

    测试角度PST
    40°4.48×10−9
    50°2.62×10−9
    60°1.68×10−9
    下载: 导出CSV
  • [1] 黄强. 空间光学系统的杂散光分析[J]. 红外,2006,27(1):26-33.

    HUANG Q. Analysis of stray light in space optical system[J]. <italic>Infrared</italic>, 2006, 27(1): 26-33. (in Chinese)
    [2] 田铁印, 王红, 吴国栋. 杂光对三线阵相机光学系统成像的影响[J]. 液晶与显示,2012,27(4):847-851.

    TIAN T Y, WANG H, WU G D. Impact of stray light on image of three line array camera[J]. <italic>Chinese Journal of Liquid Crystals and Displays</italic>, 2012, 27(4): 847-851. (in Chinese)
    [3] 杨会玲, 吴玉宏, 孙慧婷, 等. 基于杂波抑制的海平线红外弱小目标检测[J]. 液晶与显示,2017,32(4):316-324. doi:  10.3788/YJYXS20173204.0316

    YANG H L, WU Y H, SUN H T, <italic>et al</italic>. Small dim infrared target detection of horizon region based on clutter rejection[J]. <italic>Chinese Journal of Liquid Crystals and Displays</italic>, 2017, 32(4): 316-324. (in Chinese) doi:  10.3788/YJYXS20173204.0316
    [4] 钟兴, 贾继强. 空间相机消杂光设计及仿真[J]. 光学 精密工程,2009,17(3):621-625.

    ZHONG X, JIA J Q. Stray light removing design and simulation of spaceborne camera[J]. <italic>Optics and Precision Engineering</italic>, 2009, 17(3): 621-625. (in Chinese)
    [5] 陆强. 地球同步轨道空间相机杂散光分析与应用技术的研究[D]. 上海: 中国科学院大学, 2016.

    LU Q. Study on stray light analysis and application technology of the earth synchronous orbit space camera[D]. Shanghai: University of Chinese Academy of Sciences, 2016. (in Chinese)
    [6] FLEMING J, GROCHOCKI F, FINCH T, <italic>et al</italic>. New stray light test facility and initial results[J]. <italic>Proceedings of SPIE</italic>, 2008, 7069: 70690O. doi:  10.1117/12.798920
    [7] GROCHOCKI F, FLEMING J, KAMPE T. Stray light test results of Operational Landsat Imager 2 (OLI-2) compared to OLI[J]. <italic>Proceedings of SPIE</italic>, 2018, 10750: 107500E.
    [8] 王治乐, 龚仲强, 张伟, 等. 基于点源透过率的空间光学系统杂光测量[J]. 光学技术,2011,37(4):401-405.

    WANG ZH L, GONG ZH Q, ZHANG W, <italic>et al</italic>. Measurement of stray light based on point-source transmittance in space optical system[J]. <italic>Optical Technique</italic>, 2011, 37(4): 401-405. (in Chinese)
    [9] 曾瑾, 王战虎, 李欣耀, 等. 基于双柱罐结构的三波段杂散光PST测试装置[J]. 红外,2017,38(4):12-16, 22.

    ZENG J, WANG ZH H, LI X Y, <italic>et al</italic>. Three-band stray-light test facility for point source transmission based on double cylindrical chamber[J]. <italic>Infrared</italic>, 2017, 38(4): 12-16, 22. (in Chinese)
    [10] 孙永建, 孙晓明, 刘云起, 等. 基于线性扩散板的高光抑制方法研究[J]. 液晶与显示,2016,31(6):897-901.

    SUN Y J, SUN X M, LIU Y Q, <italic>et al</italic>. Specular highlight suppression method based on linear diffuser[J]. <italic>Chinese Journal of Liquid Crystals and Displays</italic>, 2016, 31(6): 897-901. (in Chinese)
    [11] 陈钦芳, 马臻, 王虎, 等. 高精度点源透过率杂光测试系统[J]. 光学 精密工程,2017,25(12):39-44.

    CHEN Q F, MA ZH, WANG H, <italic>et al</italic>. High-precision Test Station for Stray Light Based on Point Source Transmission[J]. <italic>Optics and Precision Engineering</italic>, 2017, 25(12): 39-44. (in Chinese)
    [12] 吴琪, 徐熙平, 徐亮, 等. 基于PST的杂散光测试系统研究[J]. 长春理工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2018,41(3):16-21.

    WU Q, XU X P, XU L, <italic>et al</italic>. Research on stray light measurement system based on PST[J]. <italic>Journal of Changchun University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 </italic>(<italic>Natural Science Edition</italic>)<italic></italic>, 2018, 41(3): 16-21. (in Chinese)
    [13] 曹智睿, 付跃刚, 田浩. 空气洁净度对点源透射比测试准确度的影响[J]. 光子学报,2016,45(1):0112002. doi:  10.3788/gzxb20164501.0112002

    CAO ZH R, FU Y G, TIAN H. The impact for the air cleanliness to the precision of PST test[J]. <italic>Acta Photonica Sinica</italic>, 2016, 45(1): 0112002. (in Chinese) doi:  10.3788/gzxb20164501.0112002
    [14] 徐亮, 高立民, 赵建科, 等. 基于点源透过率测试系统的杂散光标定[J]. 光学 精密工程,2016,24(7):1607-1614. doi:  10.3788/OPE.20162407.1607

    XU L, GAO L M, ZHAO J K, <italic>et al</italic>. Calibration of stray light based on point source transmittance measurement system[J]. <italic>Optics and Precision Engineering</italic>, 2016, 24(7): 1607-1614. (in Chinese) doi:  10.3788/OPE.20162407.1607
    [15] 李朝辉, 赵建科, 徐亮, 等. 点源透过率测试系统精度标定与分析[J]. 物理学报,2016,65(11):114206.

    LI ZH H, ZHAO J K, XU L, <italic>et al</italic>. Analysis and calibration of precision for point source transmittance system[J]. <italic>Acta Physica Sinica</italic>, 2016, 65(11): 114206. (in Chinese)
  • [1] 肖永川, 王超, 张浩, 张亚标, 庾财斌, 瞿鹏飞, 孙力军.  光放大器对光载微波信号传输效率的改善 . 中国光学, doi: 10.37188/CO.2019-0195
    [2] 安其昌, 张景旭, 杨飞, 赵宏超, 曹海峰.  大型合成孔径望远镜标准化点源敏感性分析 . 中国光学, doi: 10.3788/CO.20191203.0567
    [3] 陈醒, 胡春晖, 颜昌翔, 孔德成.  大视场空间可见光相机的杂散光分析与抑制 . 中国光学, doi: 10.3788/CO.20191203.0678
    [4] 孙德贝, 李志刚, 李福田.  用于太阳光谱仪的光电探测系统线性度测试装置 . 中国光学, doi: 10.3788/CO.20191202.0294
    [5] 吕妍, 王迪, 王志国, 王明吉, 李栋.  多元热流体激光检测及杂光抑制光路 . 中国光学, doi: 10.3788/CO.20191202.0310
    [6] 张卫国.  海面太阳耀光背景下的偏振探测技术 . 中国光学, doi: 10.3788/CO.20181102.0231
    [7] 李文智, 韦成华, 高丽红, 马壮, 王富耻, 吴涛涛.  散射光信号与石墨-二氧化硅激光辐照烧蚀阈值的关系 . 中国光学, doi: 10.3788/CO.20160906.0642
    [8] 郭帮辉, 李灿, 王健.  镜面偏心测量光学系统设计及其杂光分析 . 中国光学, doi: 10.3788/CO.20150804.0621
    [9] 代晓珂, 金春水, 于杰.  点衍射干涉仪波面参考源误差及公差分析 . 中国光学, doi: 10.3788/CO.20140705.0855
    [10] 卜和阳, 卢振武, 张红鑫, 孙明哲.  内掩式透射地基日冕仪中杂光鬼像的消除 . 中国光学, doi: 10.3788/CO.20130602.0231
    [11] 王旻, 余毅, 王春霞.  折转光管在光电瞄准系统中的应用 . 中国光学, doi: 10.3788/CO.20120506.0618
    [12] 张岩, 张晓航, 张宇, 崔淬砺, 国秀珍, 吴金辉.  冷铷原子样品中高效静态光信号的生成与调制 . 中国光学, doi: 10.3788/CO.20120502.0143
    [13] 田铁印, 王红, 冯晟杰.  三线阵测绘相机光学系统的杂光分析与计算 . 中国光学, doi: 10.3788/CO.20120506.0583
    [14] 崔爽, 郭立红, 李岩, 王建军, 于国权, 路明.  光锥导光装置耦合效率分析与测试 . 中国光学, doi: 10.3788/CO.20120506.0610
    [15] 王三, 徐红春.  光模块消光比的补偿方法 . 中国光学,
    [16] ANDREEV S N, FIRSOV K N, KAZANTSEV S Yu, KONONOV I G, PASHININ P P, 张来明, 阮鹏.  HF激光脉冲与水柱表面相互作用产生电信号 . 中国光学,
    [17] 孙景旭, 孙斌, 张星祥, 任建伟, 陈长征, 任建岳.  车载红外探测设备的光机结构设计 . 中国光学,
    [18] 李淳, 孙强, 刘英, 卢欣霁, 王健, 孙金霞, 刘建卓, 曲锋.  眼底相机的均匀照明及消杂光干扰设计 . 中国光学,
    [19] 郭帮辉, 孙强, 王志, 王健, 吴宏圣, 刘殿双.  300~1 100 nm多波段成像光学系统设计及杂光分析 . 中国光学,
    [20] 曹智睿, 荀显超, 袁理.  测试条件对杂光系数测试结果的影响 . 中国光学,
  • 加载中
图(4) / 表 (6)
计量
  • 文章访问数:  12
  • HTML全文浏览量:  8
  • PDF下载量:  2
  • 被引次数: 0
出版历程
  • 网络出版日期:  2020-09-07

10−9量级高灵敏度点源透射比测试设备研究

doi: 10.37188/CO.2020-0050
    基金项目:  中国科学院青年创新促进会(No.2019219);国家自然科学基金(No.61705220)
    作者简介:

    王 维(1990—),男,黑龙江大庆人,博士,副研究员,2019年于中国科学院大学获得博士学位,主要从事空间光学载荷总体设计、光学系统杂光抑制技术研究。E-mail:wangwei123@ciomp.ac.cn

    陆 琳(1989—),女,江苏常州人,硕士,助理研究员,主要从事光学系统杂光抑制技术研究。E-mail:Lu_lin_ciomp@163.com

    张天一(1989—),男,吉林长春人,博士,助理研究员,主要从事光学系统装调与光学检测方面的研究工作。E-mail:tyzhang@niaot.ac.cn

    王玮鹭(1993—),女,吉林松原人,硕士,研究实习员,主要从事空间光学系统结构设计研究。E-mail:wangweilu@ciomp.ac.cn

    刘奕辰(1996—),男,吉林白山人,学士,研究实习员,主要从事空间光学载荷的装调检测技术、光学系统杂光抑制技术研究。E-mail:liuyc@ciomp.ac.cn

    孟庆宇(1986—),男,吉林长春人,硕士,副研究员,主要从事光学系统设计理论与方法,光学仪器设计与研制方面的研究。E-mail:mengqy@ciomp.ac.cn

    徐抒岩(1963—),男,辽宁岫岩人,硕士,研究员、博士生导师,主要从事空间大口径光学望远镜、光学系统空间在轨组装技术的研究。E-mail:xusy@ciomp.ac.cn

  • 中图分类号: TH741.4;TN247

摘要:   目的  为了实现对光学系统杂散光抑制能力的定量评价,开展了10−9量级高灵敏度点源透射比测试设备的研究和实验验证。  方法  采用脉冲光源、脉冲探测的新测量方法,在保证测试系统具有高灵敏度测量能力的同时,简化了微弱光电信号探测组件的复杂程度。建立了一套最大测试口径600 mm、测试波长527 nm的点源透射比测试设备,并利用该设备测试了一台250 mm口径空间光学相机的点源透射比。  结果  实验结果表明:60°入射角度时的点源透射比测试结果为1.68×10−9  结论  证明该设备的测试误差在10−9或更低的量级,具备10−9量级高灵敏度点源透射比测试能力。可以为天文望远镜、星敏感器、空间目标监视载荷等多种类型的光学仪器提供杂光抑制性能评估。

English Abstract

王维, 陆琳, 张天一, 王玮鹭, 刘奕辰, 孟庆宇, 徐抒岩. 10−9量级高灵敏度点源透射比测试设备研究[J]. 中国光学. doi: 10.37188/CO.2020-0050
引用本文: 王维, 陆琳, 张天一, 王玮鹭, 刘奕辰, 孟庆宇, 徐抒岩. 10−9量级高灵敏度点源透射比测试设备研究[J]. 中国光学. doi: 10.37188/CO.2020-0050
WANG Wei, LU Lin, ZHANG Tian-yi, WANG Wei-lu, LIU Yi-chen, MENG Qing-yu, XU Shu-yan. Research on a 10−9-order point source transmission test facility[J]. Chinese Optics. doi: 10.37188/CO.2020-0050
Citation: WANG Wei, LU Lin, ZHANG Tian-yi, WANG Wei-lu, LIU Yi-chen, MENG Qing-yu, XU Shu-yan. Research on a 10−9-order point source transmission test facility[J]. Chinese Optics. doi: 10.37188/CO.2020-0050
    • 随着空间光学系统探测精度要求的提高,杂光分析与抑制研究已成为空间光学遥感成像的关键技术之一[1]~[3]。对于可见光波段的光学系统来说,杂散光主要由外部辐射经由结构件、光学元件表面的散射和衍射产生。点源透射比 (Point Source Transmittance, PST) 是评价光学系统视场外杂光抑制水平的重要指标,其定义为光学系统有效视场外某一视场角的平行光入射,经光学系统后,在像面产生的辐照度与其在光学系统入瞳处的辐照度的比值[4],该指标与杂光辐射的入射角和系统的工作谱段有关,而与杂光光源的辐射强度无关,只体现光学系统对于视场外某一角度入射的杂光的抑制能力,在弱目标探测的空间光学系统中得到了广泛应用[5]

      国外对光学系统杂光的分析与研究工作起步较早,在公开发表的文献中介绍了不少关于PST测试设备的研制以及成功应用于光学系统杂光测试的例子。2008年,Ball Aerospace & Technologies Corp建立了一台新型杂散光测试设备SLTF,该设备首次引入镜面双柱筒结构,通过多次反射被测设备表面的散射光线达到测试环境杂散光抑制效果,文献中指出在洁净度为ISO 5级环境下PST测试能力优于10−9量级[6~7]。国内对于点源透过率的研究起步较晚,2011年,哈尔滨工业大学空间光学工程研究中心在实验室搭建了一套无中心遮拦的离轴抛物面反射式杂光测量装置,该系统的光源采用高压短弧氙灯,模拟光源准直系统采用离轴抛物面镜,其对于口径为300 mm、全视场为1.5°的卡塞格林式望远系统测量结果显示PST测试能力可达到10−7量级[8]。2015年,中科院上海技物所建立了一套1m口径的三波段PST测试设备,实际测试结果可达到10−7量级[9]。2017年,中科院西安光机所建立了一套多波段点源透过率测试系统用于航天遥感相机的杂散光测试[11],系统可测量口径小于1000 mm的光学系统,测试波段覆盖可见及红外波段,测试极限可见光为10−7,短波红外为10−6,长波红外为10−8。2018年,长春理工大学建立了一套1m口径的多波段PST测试设备[12],经实验验证其在可见光波段的测试极限可达到10−8量级(红外波段的测试极限预计可达到10−10量级,但是未报导相应实验验证结果)。

      随着我国光学技术以及探测器件的发展,大部分空间光学系统都具有高分辨率、低阈值的特点,对杂光抑制水平和评价指标的要求也越来越高,迫切需要更高测试能力的PST实验室测试设备,完成系统杂光抑制水平的定量评定。以我国正在建造的某空间天文望远镜为例,其杂光抑制指标为40°以外的PST优于1×10−8,这就要求PST测试设备的测试能力至少要达到10−9量级。鉴于此,本文开展了10−9量级PST测试技术研究,研制了一套最大测试口径600 mm、测试波长527 nm的测试设备,并利用该设备测量了一台250 mm口径的空间光学相机在弧矢方向的PST。这是国内首次报道测量灵敏度达到10−9量级的PST测试设备。

      高灵敏度PST测试的主要难点在于如何准确测量像面处极其微弱的杂光信号。国内以往的高精度测试设备[9][11][12][14]均采用锁相放大作为提升微弱信号探测信噪比的主要手段,即通过斩波器将光源调制为固定频率的周期信号,在探测端将接收的光电信号与同频率的参考信号进行外差处理,实现特定频率微弱信号的放大。本文提出了采用脉冲光源、脉冲探测的新测量方法,无需采用锁相放大等一系列复杂的信噪比提升手段,简化了微弱信号光电探测组件。可以为天文望远镜、星敏感器、空间目标监视载荷等多种类型的光学仪器提供杂光抑制性能评估。该项工作将对现阶段研制的光电成像系统产品定型以及未来新型光电成像系统的结构优化、性能提升等具有重要的指导意义。

    • PST测试中需要分别测量待测系统像面处和入光口处的光信号强度。PST测试设备的组成及工作原理如图1所示,主要包括测试光源、双圆柱型消光壳体、可旋转光学平台、探测器及数据采集系统等几个部分。测试设备实物图如图2所示。待测系统放置在可旋转的光学平台上,通过光学平台的水平旋转实现不同角度平行光入射时的测量,最大旋转角度达到±90°。垂直方向受到空间以及支撑结构的限制不能实现大角度的旋转,实际测试中可通过改变待测系统的放置姿态实现不同方位的PST测试。转台位于封闭的双圆柱型消光壳体的内部中心位置附近,双圆柱型消光壳体可以有效抑制光线从待测系统散射、经由壳体表面再次进入待测系统内部的传递路径[9][10]。在测试角度接近±90°时,双圆柱壳体与待测相机接近共心,杂散光抑制效果会有所下降[10],实际使用时,最大测试角度为±70°。双圆柱壳体内部通过空气净化系统实现优于ISO 6级的超洁净环境,以将空气、灰尘散射抑制到10-10量级,避免其对测试结果的影响[13]

      图  1  杂光测试系统组成与工作原理

      Figure 1.  Composition and Principal of the PST test facility

      图  2  测试设备实物图

      Figure 2.  Photograph of the PST test facility

      测试光源为一台工作波长为527 nm的脉冲激光器,通过680 mm口径平行光管扩束为大口径平行光并入射到光学系统入光口处。利用光电倍增管的光辐射测量探头在待测系统入光口和像面处进行照度测量,测量探头安置在高精度电控二维位移台上,通过二维位移台的水平与垂直运动实现照度采集。测试过程中像面处照度和入光口处照度采用同一光电倍增管分时测量,两者比值即为测得的点源透过率。为使光电倍增管实现109范围内的线性测量,在其探头前加上不同倍率的已标定过的中性衰减片,(包括空档、OD2~OD5、OD8),在测量过程中可根据信号的强度自动调整到合适的衰减倍率。

      高灵敏度PST测试的主要难点在于如何准确测量像面处极其微弱的杂光信号。考虑到微弱信号检测不可避免的要引入复杂的放大、降噪等技术环节,为了降低光电探测系统的复杂度,探测系统设计时采用了另外的思路,即尽可能提升像面处杂光信号的强度至可以直接探测的量级。这就意味着必须提高测试光源的功率,然而大功率激光体积庞大、损伤能力强,在实验室使用中存在着诸多风险和不便。因此我们采用了具有低平均功率、高峰值功率特点的脉冲激光作为测试光源。以TECH-527A型激光器为例,其平均功率最高仅有0.6 W,但是在重复频率4 kHz、脉冲宽度5 ns的条件下,其峰值功率可达到30 kW,可以实现极高的瞬时光照度。衰减109倍以后,仍然处于光电探测器的可探测范围之内。这样一来便可以采用光电倍增管直接探测杂光的峰值信号,不需要采用斩波器和锁相放大提升信噪比。本设备的探测器与数据采集系统仅包含一只光电倍增管、运算放大器、数据采集模块以及各组件相应的电源模块。相比于采用斩波器和锁相放大器的探测系统,探测器与数据采集系统复杂程度得到简化。

      脉冲光源、脉冲探测的测量方法需要探测器及其后续电路具有较高的工作带宽,若工作带宽不足,则会造成光电信号的展宽,进而导致脉冲幅值的降低,降低微弱信号探测的信噪比。但是,30 kW的峰值功率对于10-9量级PST测试来说是非常充裕的,即使信号因为带宽不足而损失了一定的幅值,仍然能够保证探测结果具有足够的信噪比。

    • 测试设备中的光电探测器选用滨松公司的H10425-01型号的光电倍增管,其阳极辐射响应灵敏度在527 nm波长处的典型值约为3.2×104 A/W。光电阴极直径为22 mm,暗电流最大值约20 nA,上升时间典型值约1.5 ns,可以满足5 ns激光脉冲的测量需求。放大电路模块选择与之相配套的滨松公司C5594-44放大器单元,CV转换因子为3.15 mV/μA,噪声系数为5 dB,−3 dB带宽最高可至1.5 GHz,可以满足5 ns激光脉冲的测量需求。采用Pico公司的5244A型数据采集卡作为A/D转换和数据采集,最高采样带宽为200 MHz。

      由于整形后激光器发散角小于等于平行光管孔径角,故可认为激光器能量全部进入平行光管。激光脉冲峰值功率按300 W(考虑到入光口处信号可能过强,未用到激光器最大输出功率)计算,根据平行光管口径以及光束整形扩束系统的总光学透过率,可得到平行光管出射光束峰值功率处照度约为5.95×102 W/m2。对应的入瞳信号电流为峰值功率照度与光电倍增管光电阴极面积、阳极辐射响应灵敏度的乘积,为6731.09 A。光电倍增管的饱和电流为100 μA,因而在光电倍增管前加装滤光片组以控制光电倍增管输出电流,选取一款OD8衰减片的衰减倍率标定值为3.65×10−9,对应输出电流约为24 μA,可以保证光电倍增管不出现饱和现象,且仍具有一定的测量信噪比。

      在使用光电倍增管进行像面照度探测时,系统噪声主要来源于两部分,一是光电倍增管自身的暗电流以及其经过放大电路产生的噪声,二是数据采集模块的电压噪声。二者的均方和为系统总噪声。假定微弱光信号产生的电流为${I_0} = $$ 0.{\rm{36\;\mu A}}$,由于光电倍增管最大暗电流为20 nA,则探测的原始信噪比约为18。放大电路噪声指数为5 dB,CV转换因子为 3.15 mV/μA,则经过放大后,输出电压值约为1.13 mV,信噪比降为10,噪声电压约为0.113 mV。数据采集模块噪声为0.12 mV,此时可以计算出探测系统的总噪声约为6.85,可以满足最小信噪比为6的要求。

      通过上述分析,可以计算出PST测试能力极限。若以0.36 μA作为光电流探测极限,则在入射角为θ时的PST测试能力极限可表示为:

      $$PST = \frac{{{I_0}}}{{{I_i} \cdot \cos \theta }} = \frac{{0.36{\rm{\mu A}}}}{{6\;731.09{\rm{A}} \cdot \cos \theta }}$$ (1)

      在不同入射角度下的测试能力极限的理论计算结果见表1。从该分析结果可知,探测与数据采集系统具备10-9高灵敏度PST测试的能力。

      表 1  PST测试能力极限理论计算

      Table 1.  Theoretical analysis of the PST detection limit

      入射角度θPST测试能力极限
      30°6.2×10−11
      40°7.0×10−11
      50°8.3×10−11
      60°1.1×10−10
      70°1.6×10−10
    • 在测试之前,先标定探测器及数据采集系统的测量线性度。将探测组件固定在入光口前的一个位置,光电倍增管前加装OD8衰减片,不断增加激光器的输出功率,即入光口光强度,读出此时探测器采集到的光信号强度,测试结果如图3所示,探测器呈现良好的线性,经过拟合得到的线性度优于6.0%。

      图  3  信号测量的线性度验证

      Figure 3.  Linearity verification of signal detection

    • 利用该设备测试了一台250 mm口径、3.5 m焦距的空间光学相机在弧矢方向40°、50°、60°的PST。相机的杂光抑制指标要求为40°以外的PST优于1×10−8。在入光口处不同位置(均匀选择6个测试点)测量得到的电压值见表3。测量信号平均值为1818 mV,入光口不同位置的信号标准差为std=259.57,照度均匀性约14.28%。可以认为入光口照度是基本均匀的,满足杂光抑制能力测试的需求。

      表 3  入光口信号测量值

      Table 3.  Signal voltages at different positions of the input plane

      编号信号测量值(mV)
      11600
      22060
      32120
      41450
      51880
      61800
      平均值1818

      在像面位置处,通过二维扫描平移台测量了像面上均匀划分的不同视场位置的杂光信号,测量结果分别如表4表5表6所示。

      表 4  距中心视场40度像面信号测量值(单位:mV)

      Table 4.  Detected signal voltages at the image plane at the 40°off-axis angle (unit: mV)

      水平位置1水平位置2水平位置3水平位置4水平位置5
      垂直位置1580620660660660
      垂直位置2550590630630650
      垂直位置3530570590590620
      垂直位置4490530530530600
      平均值590.5

      探测信号随时间的变化情况如图4,可以看到探测信号与激光器输出光能量分布一致,均为脉冲形式,相邻探测信号的间隔约为0.25 ms,与激光器重复频率4kHz完全吻合,确认探测到的信号是激光发出信号。此时输出信号的噪声背景仍约为15 mV,噪声的形式为较为均匀的白噪声背景,没有呈现出明显的频率特性。各激光脉冲峰值的幅值有所差异,在测试期间监视其时间稳定性,最大变化约±16.1%。

      表 5  距中心视场50度像面信号测量值(单位:mV)

      Table 5.  Detected signal voltages at the image plane at the 50°off-axis angle (unit: mV)

      水平位置1水平位置2水平位置3水平位置4水平位置5
      垂直位置1310330350380370
      垂直位置2330330350380360
      垂直位置3310330350370360
      垂直位置4300340340360360
      平均值345.5

      表 6  距中心视场60度像面信号测量值(单位:mV)

      Table 6.  Detected signal voltages at the image plane at a 60°off-axis angle (unit: mV)

      水平位置1水平位置2水平位置3水平位置4水平位置5
      垂直位置1210220230250240
      垂直位置2210210230240240
      垂直位置3210220220230230
      垂直位置4190200210230220
      平均值222

      图  4  测试信号随时间的变化关系

      Figure 4.  Signal change over time

      由入光口信号值和像面处信号的平均值可以计算得到各入射角度下的待测系统PST,结果见表7。各角度测试结果均在10−9量级。

      表 7  待测系统不同角度下的PST值

      Table 7.  PSTs at different incident angles from the test subject

      测试角度PST
      40°4.48×10−9
      50°2.62×10−9
      60°1.68×10−9
    • PST测试的误差主要来源于光源稳定性、探测系统线性度等随机性误差,滤光片倍率标定误差引起的系统误差,以及空气洁净度、双圆柱壳体结构表面散射引起的系统误差[15]。其中,滤光片倍率标定误差虽然在PST测试过程中属于系统误差,但是其来源于滤光片倍率标定时的多种系统误差和随机误差之和,也应作为随机误差来考虑。独立的随机误差可通过均方相加的方式得到总误差,激光光源稳定性误差约为16.1%,探测器线性度误差约为6.0%,滤光片倍率标定不确定度最大值约为13.6%(同一滤光片在多个设备、多次测量的结果计算得出),总误差约为21.9%,其对测量结果准确性的影响认为在可接受范围之内。

      系统误差的影响则需要通过分析测试过程中的杂光传递路径得出。待测相机自身的杂光传递路径一般为光源—遮光罩—镜面—像面,这部分杂光是真正的测量对象;双圆柱壳体表面散射也会在待测相机像面产生杂光,传递路径一般为光源—遮光罩—双圆柱型壳体—镜面—像面,这部分杂光是系统误差之一;测试设备中空气、灰尘经光源照射后产生的散射光直接成为成像视场光线照射至像面,也会造成杂光,在非真空条件下这部分杂光不可消除,也是测试系统误差之一。

      从路径上看,两种系统误差的传递路径与待测杂光的传递路径是具有强耦合性的,仅以这一套测试设备无法区分像面上的杂光是来自于三种路径中的哪一种。因此,我们无法得出系统误差与测量真值的相对比较值。但是可以确定的是,两种误差因素以及相机自身杂散光的PST总和为1.68×10−9,三条杂光传递路径中的任意一种引起的PST均不超过总值。这就可以证明待测相机满足其自身的杂光抑制设计指标要求,同时也可以证明,本测试设备的PST测试误差绝对值在10−9或更低的量级。

    • 我们研制了一套可见光波段高灵敏度PST测试设备。该设备最大测试口径为600 mm,测试波长527 nm,测试灵敏度达到10−9量级,该设备采用了脉冲光源、脉冲探测的新测量方法,简化了微弱信号光电探测组件。利用该设备测试了一台250 mm口径空间光学相机的PST,测得的最小PST值为60°入射时,此时PST测试结果为1.68×10−9,证明该设备的测试误差在10−9或更低的量级。这是国内首次报道测量灵敏度达到10−9量级的PST测试设备。该设备可以为天文望远镜、星敏感器、空间目标监视载荷等多种类型的光学仪器提供杂光抑制性能的评估,将对现阶段研制的光电成像系统产品定型以及未来新型光电成像系统的结构优化、性能提升等具有重要的指导意义,将有力推动我国空间光学载荷向更高探测深度的方向发展。

参考文献 (15)

目录

    /

    返回文章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