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言板

尊敬的读者、作者、审稿人, 关于本刊的投稿、审稿、编辑和出版的任何问题, 您可以本页添加留言。我们将尽快给您答复。谢谢您的支持!

姓名
邮箱
手机号码
标题
留言内容
验证码

空间激光通信最新进展与发展趋势

高铎瑞 李天伦 孙悦 汪伟 胡辉 孟佳成 郑运强 谢小平

高铎瑞, 李天伦, 孙悦, 汪伟, 胡辉, 孟佳成, 郑运强, 谢小平. 空间激光通信最新进展与发展趋势[J]. 中国光学, 2018, 11(6): 901-913. doi: 10.3788/CO.20181106.0901
引用本文: 高铎瑞, 李天伦, 孙悦, 汪伟, 胡辉, 孟佳成, 郑运强, 谢小平. 空间激光通信最新进展与发展趋势[J]. 中国光学, 2018, 11(6): 901-913. doi: 10.3788/CO.20181106.0901
GAO Duo-rui, LI Tian-lun, SUN Yue, WANG Wei, HU Hui, MENG Jia-cheng, ZHENG Yun-qiang, XIE Xiao-ping. Latest developments and trends of space laser communication[J]. Chinese Optics, 2018, 11(6): 901-913. doi: 10.3788/CO.20181106.0901
Citation: GAO Duo-rui, LI Tian-lun, SUN Yue, WANG Wei, HU Hui, MENG Jia-cheng, ZHENG Yun-qiang, XIE Xiao-ping. Latest developments and trends of space laser communication[J]. Chinese Optics, 2018, 11(6): 901-913. doi: 10.3788/CO.20181106.0901

空间激光通信最新进展与发展趋势

doi: 10.3788/CO.20181106.0901
基金项目: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 61231012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 91638101

详细信息
    作者简介:

    高铎瑞(1989-), 男, 吉林蛟河人, 硕士, 助理研究员, 2015年于长春理工大学获得硕士学位, 主要从事空间激光通信技术等方面的研究。E-mail:gaoduorui@opt.ac.cn

    李天伦(1991—),女,四川成都人,硕士,助理研究员,2016年于上海交通大学获得硕士学位,主要从事相干激光通信技术等方面的研究。E-mail:tiantian-angel@sjtu.edu.cn

  • 中图分类号: TN929.1

Latest developments and trends of space laser communication

Funds: 

National Natural Science Foundation of China 61231012

National Natural Science Foundation of China 91638101

More Information
  • 摘要: 空间激光通信凭借其带宽优势,成为未来高速空间通信不可或缺的有效手段,是近年来国际上的研究热点。本文详细介绍了美国、欧洲和日本在空间激光通信技术领域的最新研究进展和未来发展规划,总结了国内外空间激光通信演示计划的主要参数指标。通过对空间激光通信最新研究计划的分析,归纳出空间激光通信高速化、深空化、集成化、网络化、一体化5个发展趋势,以及需要突破的高阶调制、高灵敏度探测、多制式兼容、"一对多"通信等关键技术。为我国激光通信设备及相关研究提供借鉴和参考。
  • 图  1  LCRD任务结构图

    Figure  1.  Block diagram of LCRD mission

    图  2  有效载荷单元子系统

    Figure  2.  Payload element subsystems

    图  3  LCRD各单元实物图

    Figure  3.  Images of LCRD parts

    图  4  ILLUMA-T演示示意图及终端图片

    Figure  4.  ILLUMA-T demonstration and laser communication terminal

    图  5  深空光通信(DSOC)演示架构示意图

    Figure  5.  Deep space optical communications(DSOC) architecture

    图  6  EDRS演示系统与EDRS-A接收的图片

    Figure  6.  EDRS demonstration system and EDRS-A receiving image

    图  7  OPTEL-μ演示系统

    Figure  7.  OPTEL-μ demonstration system

    图  8  OH设计图

    Figure  8.  Optical head design

    图  9  EU设计图

    Figure  9.  Electronics board configuration

    图  10  激光发射模块和光放大模块设计图

    Figure  10.  Pulsed laser transmitter and optical fiber amplifier design

    图  11  OPTEL-D演示系统

    Figure  11.  OPTEL-D demonstration system

    图  12  OPTEL-D终端原理设计图及CPA结构图

    Figure  12.  Design schematic of OPTEL-D terminal and configuration of CPA

    图  13  JDRS演示系统示意图

    Figure  13.  JDRS demonstration system

    图  14  HICALI演示系统示意图

    Figure  14.  HICALI demonstration system

    图  15  空间激光通信高速化示意图

    Figure  15.  Schematic of high-speed space laser communication development

    表  1  空间激光通信演示计划

    Table  1.   Space laser communication demonstrations timeline

    美国 欧洲 日本 中国
    过去空间激光通信试验 ●1995:GOLD(NASA JPL), GEO-GND, 0.8/0.5 μm, IMDD, 1 Mbps;
    ● 2001: GeoLITE(NRO), GEO-GND
    ● 2013:LRO(NASA GSFC), Lunar-GND, 1 064.3 nm, PPM, 300 bps;
    ● 2013:LLCD(NASA GSFC), Lunar-GND, 1 550 nm, PPM, 622 Mbps;
    ● 2014:OPALS(NASA JPL), ISS-GND, 1 550 nm, IMDD, 30~50 Mbps;
    ●2001:SILEX(ESA), GEO-LEO, GEO-GND, 0.8 μm, IMDD, 50 Mbps;
    ●2006:LOLA(ESA), GEO-Air, 0.8 μm, IMDD, 50 Mbps;
    ●2008:NFIRE(DLR), LEO-LEO, LEO-GND, 1 064 nm, BPSK, 5.6 Gbps;
    ●2016:EDRS-A(ESA), GEO-LEO, GEO-GND, 1 064 nm, BPSK, 1.8 Gbps
    ●1994: ETS-VI(NICT), GEO-GND, 0.8/0.5 μm, IMDD, 1 Mbps
    ●2006: OICETS(JAXA/NICT), LEO-GEO, LEO-GND, 0.8 μm, IMDD, 50 Mbps;
    ●2014: SOTA(NICT), LEO-GND, 980/1 550 nm, IMDD, 10 Mbps
    ●2011:海洋2号(哈工大), LEO-GND, 1 550 nm, IMDD, 504 Mbps;
    ●2016:墨子号(上海光机所),LEO-GND,1 550 nm, DPSK/PPM, 5.12 G/20 Mbps;
    ●2016:天宫二号(武汉大学),LEO-GND,1 550 nm, IMDD, 1.6 Gbps;
    ●2017:实践十三号(哈工大), GEO-GND,1 550 nm, IMDD, 2.5 Gbps
    未来计划 ●2019:LCRD(NASA GSFC), GEO-GND, 1 550 nm, DPSK/PPM, 2.8 G/622 Mbps;
    ●2021:ILLUMA-T(NASA GSFC), LEO-GEO-GND, 1 550 nm, DPSK/PPM, 2.8 G/622 Mbps;
    ●2023:DSOC(NASA JPL), Mars-GND, 1 060/1 550 nm, PPM, 2k/264 Mbps
    ●2018:EDRS-C(ESA), GEO-LEO, GEO-GND, 1 064 nm, BPSK, 1.8 Gbps;
    ●2018:OPTEL-μ(RUAG), LEO-GND, 1 550 nm, IMDD, 2 Gbps;
    ●2020:OPTEL-D(ESA), Deep space-GND, 1 064/1 550 nm, PPM, 192 kMbps
    ●2018: VSOTA(NICT), LEO-GND, 980/1 550 nm, IMDD, 1k/100 kbps;
    ●2019:JDRS(JAXA/ NICT), GEO-GND, 1 550 nm, DPSK/ IMDD, 1.8 G/50 Mbps;
    ●2021:HICALI(NICT), GEO-GND,1 550 nm, 10 Gbps
    下载: 导出CSV

    表  2  AIM光通信系统的主要参数

    Table  2.   Key design parameters of AIM optical communication system

    参数 地面站 AIM
    海拔 2 393 m 7 500~1 500万千米
    接收孔径 1 016 mm 135 mm
    接收波长 1 550 nm 1 064 nm
    接收滤波器带宽 5 nm 5 nm
    接收端有效焦距 13 300 mm 135 mm
    发射波长 1 064 nm 1 550 nm
    发射孔径 250 mm 135 mm
    发射信号制式 NA 16 PPM
    发射速率 None 195 kpbs
    发射功率 2.4 kW 3 W
    下载: 导出CSV

    表  3  JDRS和光学数据中继系统技术规格

    Table  3.   Specifications of JDRS and optical data relay system

    分系统 参数 规格
    JDRS 运载火箭 H-IIA
    发射年份 2019年
    卫星轨道位置 90.75°E
    任务期限 10年
    数据中继系统 速率 返向1.8 Gbps,前向50 Mbps
    误码率* 返向1E-5,前向1E-6
    LEO卫星 高度200~1 000 km
    光学链路 波长 返向1 540 nm,前向1 560 nm
    调制/解调 返向RZ-DPSK-DD,前向IM/DD
    捕获时间 <60 s
    光学天线口径 GEO:15 cm,LEO:10 cm
    馈线链路 频率 Ka波段
    调制/解调 返向16QAM,前向QPSK
    复用方式 频率或偏振(返回连路)
    *光链路和馈线链路的总误码率.
    下载: 导出CSV
  • [1] STEVEN C, LAURA E E, MARK L S, et al.. Design of a High-Speed Space Modem for the Lunar Laser Communications Demonstration[J]. Proc. of SPIE, 2011, 7923:792308. doi:  10.1117/12.878927
    [2] SUN X L, DAVID R S, EVAN D H, et al.. Free space laser communication experiments from earth to the lunar reconnaissance orbiter in lunar orbit[J]. Optics Express, 2013, 21(2):1865-1871. doi:  10.1364/OE.21.001865
    [3] ROBERTS W T. Discovery deep space optical communications(DSOC) transceiver[J]. Proc. of SPIE, 2017, 10096:VNSP100960V. doi:  10.1117/12.2256001
    [4] 姜会林, 安岩, 张雅琳, 等.空间激光通信现状、发展趋势及关键技术分析[J].飞行器测控学报, 2015, 34(3):207-217. http://d.old.wanfangdata.com.cn/Periodical/fxqckxb201503001

    JIANG H L, AN Y, ZHANG Y L, et al.. Analysis of the status quo, development trend and key technologies of space laser communication[J]. Journal of Spacecraft TT&C Technology, 2015, 34(3):207-217.(in Chinese) http://d.old.wanfangdata.com.cn/Periodical/fxqckxb201503001
    [5] 吴从均, 颜昌翔, 高志良.空间激光通信发展概述[J].中国光学, 2013, 6(5):670-680. http://www.chineseoptics.net.cn/CN/abstract/abstract9051.shtml

    WU C J, YAN CH X, GAO ZH L. Overview of space laser communications[J]. Chinese Optics, 2013, 6(5):670-680. (in Chinese) http://www.chineseoptics.net.cn/CN/abstract/abstract9051.shtml
    [6] 曾飞, 高世杰, 伞晓刚, 等.机载激光通信系统发展现状与趋势[J].中国光学, 2016, 9(1):65-73. http://www.chineseoptics.net.cn/CN/abstract/abstract9388.shtml

    ZENG F, GAO SH J, SAN X G, et al.. Development status and trend of airborne laser communication terminals[J]. Chinese Optics, 2016, 9(1):65-73.(in Chinese) http://www.chineseoptics.net.cn/CN/abstract/abstract9388.shtml
    [7] 李少辉, 陈小梅, 倪国强.高精度卫星激光通信地面验证系统[J].光学精密工程, 2017, 25(5):1149-1158. http://d.old.wanfangdata.com.cn/Periodical/gxjmgc201705005

    LI SH H, CHEN X M, NI G Q. Highly precise ground certification system of satellite laser communication[J]. Opt. Precision Eng., 2017, 25(5):1149-1158.(in Chinese) http://d.old.wanfangdata.com.cn/Periodical/gxjmgc201705005
    [8] MORIO T, TETSUHARU F, DIMITAR R K, et al.. Current status of research and development on space laser communications technologies and future plans in NICT[C]. 2015 IEEE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on Space Optical Systems and Applications(ICSOS), New Orleans, LA, USA, 2015: 1-5.
    [9] 于笑楠, 佟首峰, 董岩, 等.空间激光通信组网单光束跟踪子系统[J].光学精密工程, 2014, 22(12):3348-3353. http://d.old.wanfangdata.com.cn/Periodical/gxjmgc201412027

    YU X N, TONG SH F, DONG Y, et al. Single beam tracking subsystem of space laser communication network[J]. Opt. Precision Eng., 2014, 22(12):3348-3353.(in Chinese) http://d.old.wanfangdata.com.cn/Periodical/gxjmgc201412027
    [10] KNUT B, MARK G, FRANK H, et al.. Laser communication terminals for the European Data Relay System[J]. Proc. of SPIE, 2012, 8246:82460D. doi:  10.1117/12.906798
    [11] HERWIG Z, FRANK H, MATTHIAS M. Laser communication terminal: product status and industrialization process[C]. Proc.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on Space Optical Systems and Applications(ICSOS), Kobe, Japan, 2014, S6-3.
    [12] 付强, 姜会林, 王晓曼, 等.空间激光通信研究现状及发展趋势[J].中国光学, 2012, 5(2):116-125. doi:  10.3969/j.issn.2095-1531.2012.02.004

    FU Q, JIANG H L, WANG X M, et al.. Research status and development trend of space laser communication[J]. Chinese Optics, 2012, 5(2):116-125.(in Chinese) doi:  10.3969/j.issn.2095-1531.2012.02.004
    [13] 张靓, 郭丽红, 刘向南, 等.空间激光通信技术最新进展与趋势[J].飞行器测控学报, 2013, 32(4):286-293. http://d.old.wanfangdata.com.cn/Periodical/fxqckxb201304002

    ZHANG L, GUO L H, LIU X N, et al.. Latest progress and trends of development of space laser communication[J]. Journal of Spacecraft TT&C Technology, 2013, 32(4):286-293.(in Chinese) http://d.old.wanfangdata.com.cn/Periodical/fxqckxb201304002
    [14] LUZHANSKIY E, EDWARFS B, ISRAEL D, et al.. Overview and status of the laser communication relay demonstration[J]. Free-Space Laser Communication and Atmospheric Propagation XXVⅢ, 2016, 9739:97390C. doi:  10.1117/12.2218182
    [15] JADE P W, BROWNE C A, BURTON C D, et al.. Performance and qualification of a multi-rate DPSK modem[J]. Proc. of SPIE, 2014, 8971:89710Z. doi:  10.1117/12.2057577
    [16] CORNWELL D. Space-based laser communications break threshold[J]. Optics and Photonics News, 2016, 27(5):24-31. doi:  10.1364/OPN.27.5.000024
    [17] BISWAS A, KOVALIK J M, SRINIVASAN M, et al.. Deep space laser communications[J]. Proc. SPIE, 2016, 9739:97390Q. doi:  10.1117/12.2217428
    [18] ROBERTS W T. Discovery deep space optical communications(DSOC) transceiver[J]. Proc. of SPIE, 2017, 10096:100960V-1. doi:  10.1117/12.2276289
    [19] MIGLIORE R, DUNCAN J, PULCINO V, et al.. Outlook on EDRS-C[C].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on Space Optics 2016, 2017, 10562: 105622S.
    [20] 车晓杰, 梁忠诚, 刘学明.室内MIMO可见光通信的接收特性[J].发光学报, 2016, 37(2):242-249. http://d.old.wanfangdata.com.cn/Periodical/fgxb201602019

    CHE X J, LIANG ZH CH, LIU X M. Receiving characteristics of indoor MIMO visible light communication[J]. Chinese Journal of Luminescence, 2016, 37(2):242-249.(in Chinese) http://d.old.wanfangdata.com.cn/Periodical/fgxb201602019
    [21] BAISTER G, GREGER R, BACHER M, et al.. OPTEL-μ LEO to ground laser communications terminal:flight design and status of the EQM development project[J].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on Space Optics 2016. International Society for Optics and Photonics, 2017, 10562:105622U. doi:  10.1117/12.2296075
    [22] DREISCHER T, THIEME B, BACHER M, et al.. OPTEL-μ:a compact system for optical downlinks from LEO satellites[J]. Proc. 12th Space Ops, Stockholm, Sweeden, 2012. http://d.old.wanfangdata.com.cn/NSTLQK/NSTL_QKJJ0212468999/
    [23] HEESE C, SODNIK Z, CARNELLI I. Design of the optical Communication system for the asteroid impact mission[C].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on Space Optics 2016, 2017, 10562: 105622W.
    [24] YAMAKAWA S, CHISHIKI Y, SASAKI Y, et al.. JAXA's optical data relay satellite programme[C]. 2015 IEEE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on Space Optical Systems and Applications(ICSOS), IEEE, 2015: 1-3.
    [25] CHISHIKI Y, YAMAKAWA S, TAKANO Y, et al.. Overview of optical data relay system in JAXA[J]. Proc. of SPIE, 2016, 9739:97390D-1. doi:  10.1117/12.2239310
    [26] FUSE T, AKIOKA M, KOLEV D, et al.. Development of a breadboard model of space laser communication terminal for optical feeder links from Geo[C].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on Space Optics 2016. International Society for Optics and Photonics, 2017, 10562: 105622X.
    [27] TOYOSHIMA M, FUSE T, KOLEV D R, et al.. Current status of research and development on space laser communications technologies and future plans in NICT[C]. 2015 IEEE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on Space Optical Systems and Applications(ICSOS) IEEE, 2015: 1-5.
  • [1] 任建迎, 孙华燕, 赵延仲, 张来线.  湍流大气中激光相干探测回波光强与空间相干特性研究 . 中国光学, 2020, 13(4): 728-736. doi: 10.37188/CO.2019-0194
    [2] 谷茜茜, 崔占刚, 亓波.  基于离轴自由曲面的激光通信光学天线设计 . 中国光学, 2020, 13(3): 547-557. doi: 10.3788/CO.2019-0157
    [3] 高世杰, 吴佳彬, 刘永凯, 马爽, 牛艳君.  微小卫星激光通信系统发展现状与趋势 . 中国光学, 2020, 13(6): 1-11. doi: 10.37188/CO.2020-0033
    [4] 王俊尧, 宋延嵩, 佟首峰, 姜会林, 董岩, 董科研, 常帅.  空间激光通信组网反射镜联动跟踪控制技术 . 中国光学, 2020, 13(3): 537-546. doi: 10.3788/CO.2019-0176
    [5] 赵猛, 颜昌翔, 吴从均.  激光通信地面测试终端间隔离度的仿真分析 . 中国光学, 2020, 13(3): 472-481. doi: 10.3788/CO.2019-0154
    [6] 姜玉刚, 刘华松, 王利栓, 陈丹, 李士达, 季一勤.  卫星激光防护薄膜窗口的设计与制备技术研究 . 中国光学, 2019, 12(4): 804-809. doi: 10.3788/CO.20191204.0804
    [7] 刘河山, 高瑞弘, 罗子人, 靳刚.  空间引力波探测中的绝对距离测量及通信技术 . 中国光学, 2019, 12(3): 486-492. doi: 10.3788/CO.20191203.0486
    [8] 董全睿, 陈涛, 高世杰, 刘永凯, 张玉良.  星载激光通信技术研究进展 . 中国光学, 2019, 12(6): 1260-1270. doi: 10.3788/CO.20191206.1260
    [9] 管海军, 刘云清, 张凤晶.  基于数字相位恢复算法的正交相移键控自由空间相干光通信系统 . 中国光学, 2019, 12(5): 1131-1138. doi: 10.3788/CO.20191205.1131
    [10] 许燚赟, 董科研, 安岩, 朱天元, 颜佳.  离焦对激光通信接收视场的影响分析 . 中国光学, 2018, 11(5): 822-831. doi: 10.3788/CO.20181105.0822
    [11] 张家齐, 张立中, 董科研, 王超, 李小明.  二次成像型库德式激光通信终端粗跟踪技术 . 中国光学, 2018, 11(4): 644-653. doi: 10.3788/CO.20181104.0644
    [12] 杨成龙, 颜昌翔, 杨宇飞.  星间激光通信终端光学天线的隔离度 . 中国光学, 2017, 10(4): 462-468. doi: 10.3788/CO.20171001.0462
    [13] 曾飞, 高世杰, 伞晓刚, 张鑫.  机载激光通信系统发展现状与趋势 . 中国光学, 2016, 9(1): 65-73. doi: 10.3788/CO.20160901.0065
    [14] 黄龙, 张文会.  潜望式激光通信瞄准机构误差计算 . 中国光学, 2015, 8(5): 840-846. doi: 10.3788/CO.20150805.0840
    [15] 杨秀清, 陈海燕.  光通信技术在物联网中的应用 . 中国光学, 2014, 7(6): 889-896. doi: 10.3788/CO.20140706.0889
    [16] 张来线, 孙华燕, 樊桂花, 赵延仲, 郑勇辉.  猫眼逆向调制自由空间激光通信技术的研究进展 . 中国光学, 2013, 6(5): 681-691. doi: 10.3788/CO.20130605.0681
    [17] 吴从均, 颜昌翔, 高志良.  空间激光通信发展概述 . 中国光学, 2013, 6(5): 670-680. doi: 10.3788/CO.20130605.0670
    [18] 付强, 姜会林, 王晓曼, 刘智, 佟首峰, 张立中.  空间激光通信研究现状及发展趋势 . 中国光学, 2012, 5(2): 116-125. doi: 10.3788/CO.20120502.0116
    [19] 赵丽丽, 王挺峰, 孙文涛, 郭劲.  无线激光通信协议的设计 . 中国光学, 2011, 4(6): 639-647.
    [20] 刘 杰, 陈 涛, 王建立, 董 磊.  无线激光通信在高速视频传输中的应用 . 中国光学, 2010, 3(3): 290-295.
  • 加载中
图(15) / 表 (3)
计量
  • 文章访问数:  1192
  • HTML全文浏览量:  369
  • PDF下载量:  358
  • 被引次数: 0
出版历程
  • 收稿日期:  2017-12-27
  • 修回日期:  2018-02-14
  • 刊出日期:  2018-12-01

空间激光通信最新进展与发展趋势

doi: 10.3788/CO.20181106.0901
    基金项目: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 61231012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 91638101

    作者简介:

    高铎瑞(1989-), 男, 吉林蛟河人, 硕士, 助理研究员, 2015年于长春理工大学获得硕士学位, 主要从事空间激光通信技术等方面的研究。E-mail:gaoduorui@opt.ac.cn

    李天伦(1991—),女,四川成都人,硕士,助理研究员,2016年于上海交通大学获得硕士学位,主要从事相干激光通信技术等方面的研究。E-mail:tiantian-angel@sjtu.edu.cn

  • 中图分类号: TN929.1

摘要: 空间激光通信凭借其带宽优势,成为未来高速空间通信不可或缺的有效手段,是近年来国际上的研究热点。本文详细介绍了美国、欧洲和日本在空间激光通信技术领域的最新研究进展和未来发展规划,总结了国内外空间激光通信演示计划的主要参数指标。通过对空间激光通信最新研究计划的分析,归纳出空间激光通信高速化、深空化、集成化、网络化、一体化5个发展趋势,以及需要突破的高阶调制、高灵敏度探测、多制式兼容、"一对多"通信等关键技术。为我国激光通信设备及相关研究提供借鉴和参考。

English Abstract

高铎瑞, 李天伦, 孙悦, 汪伟, 胡辉, 孟佳成, 郑运强, 谢小平. 空间激光通信最新进展与发展趋势[J]. 中国光学, 2018, 11(6): 901-913. doi: 10.3788/CO.20181106.0901
引用本文: 高铎瑞, 李天伦, 孙悦, 汪伟, 胡辉, 孟佳成, 郑运强, 谢小平. 空间激光通信最新进展与发展趋势[J]. 中国光学, 2018, 11(6): 901-913. doi: 10.3788/CO.20181106.0901
GAO Duo-rui, LI Tian-lun, SUN Yue, WANG Wei, HU Hui, MENG Jia-cheng, ZHENG Yun-qiang, XIE Xiao-ping. Latest developments and trends of space laser communication[J]. Chinese Optics, 2018, 11(6): 901-913. doi: 10.3788/CO.20181106.0901
Citation: GAO Duo-rui, LI Tian-lun, SUN Yue, WANG Wei, HU Hui, MENG Jia-cheng, ZHENG Yun-qiang, XIE Xiao-ping. Latest developments and trends of space laser communication[J]. Chinese Optics, 2018, 11(6): 901-913. doi: 10.3788/CO.20181106.0901
    • 空间激光通信经过多年探索取得了突破性进展,已成为解决微波通信瓶颈、构建天基宽带网、实现对地观测海量数据实时传输的有效手段[1-6]。激光通信终端具有体积小、质量轻、功耗低等特点,非常适合作为卫星有效载荷,能够满足航天活动日益增长的通信需求。美国、欧洲、日本等对空间激光通信系统所涉及的各项关键技术展开了全面深入的研究,已开发出多套卫星激光通信终端,并成功完成多项在轨试验,技术基本成熟,已经开始规划建设可覆盖全球的天基激光通信网络[7-13]。本文在总结空间激光通信最新研究进展基础上,对空间激光通信技术的发展趋势进行了深入分析。

    • 国外空间激光通信技术近年来取得飞速发展,主要研究机构有美国NASA JPL(喷气推进实验室)、NASA GSFC(哥达德太空飞行中心)、麻省理工学院林肯实验室、加州理工大学;欧洲的ESA(欧空局)、德国空间中心、法国国防部采办局;日本的JAXA(日本航天局)、NICT(日本国家信息通信技术研究所)等,表 1总结了国内外空间激光通信演示计划。

      表 1  空间激光通信演示计划

      Table 1.  Space laser communication demonstrations timeline

      美国 欧洲 日本 中国
      过去空间激光通信试验 ●1995:GOLD(NASA JPL), GEO-GND, 0.8/0.5 μm, IMDD, 1 Mbps;
      ● 2001: GeoLITE(NRO), GEO-GND
      ● 2013:LRO(NASA GSFC), Lunar-GND, 1 064.3 nm, PPM, 300 bps;
      ● 2013:LLCD(NASA GSFC), Lunar-GND, 1 550 nm, PPM, 622 Mbps;
      ● 2014:OPALS(NASA JPL), ISS-GND, 1 550 nm, IMDD, 30~50 Mbps;
      ●2001:SILEX(ESA), GEO-LEO, GEO-GND, 0.8 μm, IMDD, 50 Mbps;
      ●2006:LOLA(ESA), GEO-Air, 0.8 μm, IMDD, 50 Mbps;
      ●2008:NFIRE(DLR), LEO-LEO, LEO-GND, 1 064 nm, BPSK, 5.6 Gbps;
      ●2016:EDRS-A(ESA), GEO-LEO, GEO-GND, 1 064 nm, BPSK, 1.8 Gbps
      ●1994: ETS-VI(NICT), GEO-GND, 0.8/0.5 μm, IMDD, 1 Mbps
      ●2006: OICETS(JAXA/NICT), LEO-GEO, LEO-GND, 0.8 μm, IMDD, 50 Mbps;
      ●2014: SOTA(NICT), LEO-GND, 980/1 550 nm, IMDD, 10 Mbps
      ●2011:海洋2号(哈工大), LEO-GND, 1 550 nm, IMDD, 504 Mbps;
      ●2016:墨子号(上海光机所),LEO-GND,1 550 nm, DPSK/PPM, 5.12 G/20 Mbps;
      ●2016:天宫二号(武汉大学),LEO-GND,1 550 nm, IMDD, 1.6 Gbps;
      ●2017:实践十三号(哈工大), GEO-GND,1 550 nm, IMDD, 2.5 Gbps
      未来计划 ●2019:LCRD(NASA GSFC), GEO-GND, 1 550 nm, DPSK/PPM, 2.8 G/622 Mbps;
      ●2021:ILLUMA-T(NASA GSFC), LEO-GEO-GND, 1 550 nm, DPSK/PPM, 2.8 G/622 Mbps;
      ●2023:DSOC(NASA JPL), Mars-GND, 1 060/1 550 nm, PPM, 2k/264 Mbps
      ●2018:EDRS-C(ESA), GEO-LEO, GEO-GND, 1 064 nm, BPSK, 1.8 Gbps;
      ●2018:OPTEL-μ(RUAG), LEO-GND, 1 550 nm, IMDD, 2 Gbps;
      ●2020:OPTEL-D(ESA), Deep space-GND, 1 064/1 550 nm, PPM, 192 kMbps
      ●2018: VSOTA(NICT), LEO-GND, 980/1 550 nm, IMDD, 1k/100 kbps;
      ●2019:JDRS(JAXA/ NICT), GEO-GND, 1 550 nm, DPSK/ IMDD, 1.8 G/50 Mbps;
      ●2021:HICALI(NICT), GEO-GND,1 550 nm, 10 Gbps
    • (1) 激光通信中继演示验证(LCRD)

      LCRD是美国开展的空间高速光通信演示验证项目,目的是验证空间激光通信链路与网络技术。预计2019年中期搭载空间实验卫星STPSat-6发射升空,主要开展GEO-地面站之间的双向激光通信试验,即地面站-GEO-地面站的中继激光通信试验[14-15]。LCRD可提供在轨寿命2年的高速激光通信服务。该项目由NASA GSFC、NASA JPL、麻省理工学院林肯实验室联合开发。

      LCRD任务结构图如图 1所示,由2个星上激光通信终端,2个光学地面站(一个位于夏威夷,一个位于加州)构成。主要参数:通信速率2.88 Gbps,通信制式兼容DPSK和PPM,通信距离45 000 km。

      图  1  LCRD任务结构图

      Figure 1.  Block diagram of LCRD mission

      LCRD空间载荷包括2个独立的激光通信终端(OST),分别与地面站或飞行平台建立激光通信链路;空间交换单元(SSU)管理LCRD载荷的控制、数据路由和遥控遥测指令。每个OST由光学模块(OM)、调制解调器和电控箱(CE)构成,载荷的结构图如图 2所示。

      图  2  有效载荷单元子系统

      Figure 2.  Payload element subsystems

      光学模块(OM)包括1个口径为10.8 cm的卡塞格伦望远镜和1个两轴万向节,发射和接收的光信号通过单模光纤与望远镜耦合。

      调制解调器支持PPM和DPSK信号,调制速率为2.88 Gbps,能够产生测试数据帧,同时具备自测功能,可以完成校准、内部回环测试。

      电控箱(CE)包含光学载荷的指向、捕获、跟踪(PAT)软件,接收来自OM的反馈信号,生成PAT软件的控制信号,支持光轴校准和其他功能。

      空间交换单元(SSU)是有效载荷的中央控制器。SSU将接收和路由用户数据,接收和处理有效载荷命令,并累积和传输有效载荷遥测信息。从一个空间通信终端接收到的用户数据,可以在SSU内部路由到两个目的端口。

      据最新报道称,LCRD各单元设计、加工装调已完成(如图 3),正在进行空间环境适应性试验。预计2018年6月,各有效载荷将运送至航天器。

      图  3  LCRD各单元实物图

      Figure 3.  Images of LCRD parts

      (2) 集成的激光通信终端(ILLUMA-T)

      该项目是对LCRD计划的拓展,NASA计划发展低成本的近地集成ILLUMA-T终端,预计2021年初发射至国际空间站(ISS),目的是建立GEO-LEO之间的双向通信链路,完成ISS-LCRD-地面站空间组网,如图 4所示[16]。通信速率为2.88 Gbps,通信制式兼容DPSK和PPM,终端质量小于30 kg,功耗为100 W,每个终端成本预计达500万美元。

      图  4  ILLUMA-T演示示意图及终端图片

      Figure 4.  ILLUMA-T demonstration and laser communication terminal

      ILLUMA-T项目的主要目标如下:

      (a) 使用集成电子/光电子技术,减小了航天调制解调器的体积、重量、功耗和价格。

      (b) 使集成化的LEO空间调制解调器形成产业链。

      (3) 深空光通信(DSOC)

      2023年,NASA计划发射一颗探索性金属卫星Psyche,在火星和木星之间运行,并搭载激光通信终端DSOC,进行一系列深空激光通信试验,通信距离为5 500万千米[17-18]

      系统架构如图 5所示,在深空航天器上搭载了一个口径为22 cm、发射波长为1 550 nm、平均激光功率为4 W的深空激光通信终端,最大通信速率可支持267 Mbps的串联脉冲位置调制(SCPPM)。

      图  5  深空光通信(DSOC)演示架构示意图

      Figure 5.  Deep space optical communications(DSOC) architecture

      地面激光发射机采用位于加利福尼亚州桌山的1 m直径光学望远镜。激光信号波长为1 064 nm,最大平均功率达到5 kW。地面信标光作为深空激光通信终端的指向参考,其可调制2 kbps的LDPC编码数据。

      地面激光接收机采用位于加利福尼亚州帕洛马山的5 m直径海尔望远镜,收集下行链路微弱的深空光信号。使用具有信号处理功能的改进型单光子探测器组件对接收到的码字进行同步、解调和解码。

      该项目预计2018年~2019年进行地面试验测试,2023年搭载卫星Psyche发射,2026年运行至工作轨道。

    • (1) 欧洲数据中继系统(EDRS)

      欧洲数据中继卫星系统(EDRS)包括3颗GEO卫星,每个卫星都搭载激光通信有效载荷(EDRS-A、EDRS-C、EDRS-D),以实现星际信息传输,如图 6所示(左)[19]。EDRS使得欧洲不再依赖于他国第三方基站进行空间数据高速传输,解除了欧洲信息传输独立性的潜在战略性危机。

      图  6  EDRS演示系统与EDRS-A接收的图片

      Figure 6.  EDRS demonstration system and EDRS-A receiving image

      2016年1月,EDRS的首个激光通信数据中继有效载荷EDRS-A寄宿在“欧洲通信卫星”(Eutelsat)9B上进入地球静止轨道。EDRS-A包含一个用于光学星间链路的激光通信终端(LCT)和一个用于星地链路的Ka波段无线电发射机。同年6月,EDRS-A与LEO卫星“哨兵-1A”进行了激光通信,接收了来自“哨兵-1A”的图片数据,然后通过Ka波段无线电发射机回传至地面,地面接收到的图片如图 6所示(右)[20]。ESA拟在2018年发射EDRS-C,在2020年补充第三颗卫星EDRS-D构成“全球网”,从而实现全球数据中继服务。

      该星际LCT是前期德国TerraSAR X卫星与美国NFIRE卫星所搭载的LCT的升级版,通过增加激光发射功率、增加接收光学口径和适当降低通信速率来补偿长距离引起的大空间损耗。其主要性能指标为:通信距离为4.5万千米,激光发射功率为5 W,接收发射天线口径为135 mm,通信速率为1.8 Gbps,通信制式BPSK,激光波长为1 064 nm。

      (2) OPTEL-μ

      2018年1月,RUAG Space公司将发射一颗名为OPTEL-μ的微型激光通信终端至LEO。该系统由低轨道微型空间终端和地面终端组成,如图 7所示。项目启动于2010年,目的是将LEO卫星上产生的数据以2.5 Gbps的速率传输到光学地面站[21-22]。微型空间终端的设计遵循轻小型、稳定型和多功能的原则,为各种低轨道小卫星平台服务。该终端的重量为8 kg、体积为8 L、功耗为45 W。

      图  7  OPTEL-μ演示系统

      Figure 7.  OPTEL-μ demonstration system

      OPTEL-μ终端设计采用模块化方法,由光学头单元(OH,位于航天器外部的最低点面板上)、激光单元(LU,位于航天器内部)和电子单元(EU,位于航天器内部)3个功能单元构成,OH、LU和EU通过电缆和光纤相互连接。

      光学头单元(OH)完成PAT的功能,确保卫星通过地面站期间光通信链路的建立与维持。OH的设计如图 8所示,其中OH通过航天器面板上的切口安装。OH的主要物理参数如下:质量为4.4 kg,体积为204 mm×238 mm×226 mm。

      图  8  OH设计图

      Figure 8.  Optical head design

      电子单元(EU)提供了完备的电气功能和性能来操作和控制OPTEL-μ终端,设计图如图 9所示。EU由终端控制器、通信电子单元(TCU)、RF模块(RFM)和功率调节单元(PCU)组成。EU的主要物理参数如下:质量为1.8 kg,体积为207 mm×227 mm×65 mm。

      图  9  EU设计图

      Figure 9.  Electronics board configuration

      激光单元(LU)由脉冲激光发射模块和光放大模块两个独立部分组成,两个模块使用光纤连接,如图 10所示。激光发射模块由1 544 nm和1 565 nm两个独立的光通道构成,分别调制1.25 Gbps的OOK信号。光放大模块集成了两个独立的光纤放大器。LU的主要物理参数如下:质量为1.6 kg(PLT 0.9 kg;OFA 0.7 kg),体积为218 mm×115 mm×61 mm,OFA 158 mm×165 mm×24 mm。

      图  10  激光发射模块和光放大模块设计图

      Figure 10.  Pulsed laser transmitter and optical fiber amplifier design

      地面终端采用0.6 m口径的光学望远镜,发射1 064 nm、25 kbps 16-PPM调制的上行光信号。

      (3) OPTEL-D

      2020年10月,ESA计划发射一颗卫星执行Asteroid Impact Mission(AIM计划),探索Didymos双星,防御行星碰撞地球[23],并搭载RUAG Space公司研制的深空激光通信终端OPTEL-D执行深空激光通信任务,回传行星图像信息,演示系统如图 11所示。OPTEL-D是RUAG Space公司花费了15年时间专门为深空激光通信设计的,兼具激光测距功能。表 2列出了AIM光通信系统的主要参数。

      图  11  OPTEL-D演示系统

      Figure 11.  OPTEL-D demonstration system

      表 2  AIM光通信系统的主要参数

      Table 2.  Key design parameters of AIM optical communication system

      参数 地面站 AIM
      海拔 2 393 m 7 500~1 500万千米
      接收孔径 1 016 mm 135 mm
      接收波长 1 550 nm 1 064 nm
      接收滤波器带宽 5 nm 5 nm
      接收端有效焦距 13 300 mm 135 mm
      发射波长 1 064 nm 1 550 nm
      发射孔径 250 mm 135 mm
      发射信号制式 NA 16 PPM
      发射速率 None 195 kpbs
      发射功率 2.4 kW 3 W

      OPTEL-D终端原理框图如图 12所示。该终端的光学望远镜采用消像散离轴反射式望远镜(口径135 mm、视场±0.3°),并在前面引入单镜面粗指向装置(CPA),CPA可以在方位(±90°)和垂直(±10°)方向转动,确保行星表面到地球的激光链路持续稳定工作。内部加入惯性伪星参考单元(IPSRU),其发射出的光束与来自地球的信标光相叠加,用以消除平台震动,提高终端的下行指向能力。提前瞄准装置(PAA)用以提供预判性的精准指向和跟瞄,这主要用于克服星间相对运动对光束捕获带来的阻碍。

      图  12  OPTEL-D终端原理设计图及CPA结构图

      Figure 12.  Design schematic of OPTEL-D terminal and configuration of CPA

    • (1) 日本数据中继卫星(JDRS)

      为了满足日益增长的高速数据传输需求,JAXA着手开发一种新的光学数据中继系统。该系统采用数据中继卫星JDRS,通过卫星间光链路和Ka波段馈线链路提供1.8 Gbps数据中继服务。JDRS目前处于初步设计阶段,计划于2019年发射。该项目的任务不仅是开发GEO光学终端,还包括地面设施和LEO光学终端。LEO光学终端将搭载在JAXA的光学观测卫星“先进光学卫星”(Advanced Optical Satellite)上,同样计划于2019年发射[24-25]。光数据中继系统的演示将在这两颗卫星之间进行,如图 13所示。计划的任务期限是10年,在此期间,JDRS还将支持与JAXA的其他LEO航天器间的通信。

      图  13  JDRS演示系统示意图

      Figure 13.  JDRS demonstration system

      主要技术指标如表 3所示,其中返回方向是指从LEO卫星通过数据中继卫星返回地面站,前向是相反的。关键技术规格如下。

      表 3  JDRS和光学数据中继系统技术规格

      Table 3.  Specifications of JDRS and optical data relay system

      分系统 参数 规格
      JDRS 运载火箭 H-IIA
      发射年份 2019年
      卫星轨道位置 90.75°E
      任务期限 10年
      数据中继系统 速率 返向1.8 Gbps,前向50 Mbps
      误码率* 返向1E-5,前向1E-6
      LEO卫星 高度200~1 000 km
      光学链路 波长 返向1 540 nm,前向1 560 nm
      调制/解调 返向RZ-DPSK-DD,前向IM/DD
      捕获时间 <60 s
      光学天线口径 GEO:15 cm,LEO:10 cm
      馈线链路 频率 Ka波段
      调制/解调 返向16QAM,前向QPSK
      复用方式 频率或偏振(返回连路)
      *光链路和馈线链路的总误码率.

      (2) 先进激光仪器高速通信(HICALI)

      NICT已经启动HICALI(High speed Communication with Advanced Laser Instrument)项目,以促进下一代空间激光通信技术研究。该项目的目标是实现10 Gbps量级,从地球同步卫星到光学地面站(OGS)的空间激光通信,通信波长为1 550 nm[26-27]。该激光通信终端将于2021年搭载高吞吐量卫星(HST)发射至地球同步轨道。图 14显示了HICALI项目的示意图,它不仅将搭载HICALI终端,还将搭载射频(RF)终端。

      图  14  HICALI演示系统示意图

      Figure 14.  HICALI demonstration system

      HICALI项目的主要目标如下:

      (1) 在轨验证首次10 Gbps量级GEO到OGS的激光通信;

      (2) 在轨验证新型光调制/解调方法;

      (3) 在轨验证新型高速光学器件可靠性;

      (4) 激光束传播数据的获取和在轨实验经验积累。

      HICALI项目于2014年进行了可行性研究,确定了关键部件:采用波分复用(WDM)技术的器件、光延迟线干涉仪、可调谐激光器组件(ITLAs)和高速数字处理器件等。

    • 空间激光通信技术近年来飞速发展,许多技术难题逐步被攻克。例如,快速高精度指向、捕获、跟踪(PAT)技术,大气湍流效应抑制及补偿技术,窄线宽大功率激光发射技术、低噪声光放大技术和高灵敏度DPSK/BPSK/QPSK光接收技术等。这些技术难题的攻克,为实现星际激光通信奠定了基础。纵观空间光通信技术领域的发展,呈现以下趋势。

    • 近年来空间激光通信的迅速发展主要表征在速率方面,各国提出的计划有:

      (1) 2016年,欧洲发射了数据中继卫星系统EDRS的第一颗卫星EDRS-A,实现了在4.5万千米下速率1.8 Gbps的BPSK激光通信。

      (2) 2019年,日本计划发射数据中继卫星JDRS,进行高轨卫星对低轨卫星的激光通信及中继验证,采用DPSK通信制式,通信速率为1.8 Gbps。

      (3) 2019年,美国计划实施激光中继演示验证LCRD,进行高轨对地面的激光通信,采用DPSK通信制式,通信速率为2.88 Gbps。

      (4) 2021年,日本计划开展HICALI项目,促进下一代激光通信技术研究,并在LEO轨道上验证10 Gbps级激光通信。

      图 15所示,空间激光通信从最初的2 Mbps、125 Mbps、622 Mbps,一直发展到1.8 Gbps、2.8 Gbps、10 Gbps,未来将达到40 Gbps、100 Gbps。

      图  15  空间激光通信高速化示意图

      Figure 15.  Schematic of high-speed space laser communication development

      高速空间激光通信的主要优点是大容量实时信息传输,主要难点是高速率光发射以及高灵敏度接收等关键技术。主要技术途径包括高阶调制技术(QPSK/DQPSK/M-QAM等)、光复用技术(波分/时分/偏振/轨道角动量等)、高灵敏度相干接收技术等。

    • 近地激光通信已经做了大量演示验证试验,NASA和ESA现已将深空激光通信列入研究计划,激光通信将成为深空探测活动的主要通信方式。

      (1) 2013年,美国实施了深空激光通信项目的第一步月球激光通信验证(LLCD),实现了月球对地40万千米的长距离激光通信,为接下来更远距离的深空通信做准备。

      (2) 2020年,欧洲计划执行AIM计划,搭载激光通信终端OPTEL-D,进行7 500万千米超远距离激光通信。

      (3) 2023年,美国计划发射绕火星轨道的深空激光通信终端DSOC,进行5 500万千米火星对地球的深空激光通信。

      深空激光通信的主要优点是可实现月球、火星、木星等超远距离深空探测任务信息的回传,主要难点是高功率光发射以及高灵敏度接收等关键技术。主要技术途径包括超高功率光发射技术、大口径光学天线技术、高灵敏度单光子探测技术等。

    • 美国、欧洲和日本近年来都在发展集成化、轻量化、小型化的激光通信终端,搭载于小型LEO卫星上。

      (1) 2014年日本NICT研制了超小型LEO激光通信终端SOTA,整个终端质量小于5.9 kg,功耗小于40 W。

      (2) 2018年,日本NICT计划发射超小型激光通信终端VSOTA,运行于太阳同步轨道,终端质量小于1 kg,功耗小于10 W。

      (3) 2018年,欧洲计划发射OPTEL-μ微型激光通信终端至LEO,OPTEL-μ终端的设计满足轻小型、稳定型和多功能的要求,重量为8 kg、体积为8 L、功耗为45 W。

      (4) 2023年,美国NASA计划发射光子集成ILLUMA-T终端至ISS,通信收发机采用光电子集成技术,终端重量小于30 kg,功耗为100 W。

      集成化激光通信终端的主要优点是体积小、重量轻、功耗低、稳定性好和成本低,通常搭载在低轨小卫星上。主要技术途径是光学天线和转台的轻量化、小型化,通信收发机的集成化。

    • 目前,世界上空间激光通信都是点对点,严重影响了通信中继、组网和应用。激光通信组网是未来发展的必然趋势。

      (1) 2010年,美国提出转型卫星通信计划(TSAT),旨在于2020年左右建立一个类似互联网的天基通信网络传输结构,将激光通信与微波通信集成互补,实现无盲点通信。

      (2) 2012年,ESA提出MEO计划“LaserLight”,将12颗MEO卫星通过激光链路组成环形网,目前正在建设中,2018年以后开始运营。

      (3) 2018年,美国Laser Light Global公司计划部署全球全光混合网络系统HALO,系统由8~12颗MEO卫星组成,链接已有的海底光缆和地面光纤网络。系统容量可达6 Tbps,用户双向链路达200 Gbps。

      激光通信网络化的主要优点是通信网络快速、实时、广域,主要难点是小束散角组网、动态拓扑接入、长延时等。主要技术途径是突破“一对多”激光通信技术、突破“多制式兼容”激光通信技术、突破全光中继技术、研究动态路由解决接入难题、寻求激光微波通信联合体制等。

    • 空间激光通信与测距具有许多相似性,例如,它们都需要指向、捕获、跟踪(PAT)单元,脉冲时序检测,都受到大气影响等。因此,可以把它们有效结合成一个系统,通过发送与接收单束激光实现通信与测距功能的复合。主要代表有:

      (1) 2009年,俄罗斯在GLONASS-K卫星上搭载星间激光测距通信系统并完成在轨试验,链路距离为55 000 km,信息速率为50 kbit/s,测距精度为3 cm。

      (2) 2013年,美国NASA的LLCD系统,除622 Mbps激光通信外,还可完成3 cm精度的激光测距功能。

      (3) 2020年,ESA计划发射一颗卫星执行AIM计划,该卫星搭载深空激光通信终端OPTEL-D,OPTEL-D同时具备激光通信与测距功能。

      在通信测距一体化方面,主要优点是通信与测距相结合,使一种设备具有多任务功能,从而降低对体积、功耗的要求,并提高系统的性价比。主要难点是抗干扰能力差、测距光能弱。主要技术途径是采用测距与通信共波长、调制双体制、伪码与通信信号变换技术等。

    • 空间激光通信凭借其带宽优势,有望成为未来空间高速通信的主要方式。美国、欧洲、日本等对空间激光通信系统所涉及的各项关键技术展开了全面深入的研究,已开发出多套卫星激光通信终端,并成功完成多项在轨试验,正在规划建设可覆盖全球的天基激光通信网络。我国空间激光通信虽然起步较晚,但在十一五、十二五期间已经布置了大量空间激光通信的研究内容,攻关了快速捕获跟踪技术、高灵敏度相干通信技术、大气湍流抑制技术、自适应光学技术等关键技术。且已成功进行了多个在轨演示验证项目,包括LEO-地、GEO-地的在轨验证。与欧美国家相比,在星间通信、深空激光通信方面仍有一定的差距。

      本文介绍了国际上空间激光通信最近的研究计划及未来的发展趋势,有助于及时了解发达国家在空间激光通信方面的设想及规划。把握国际上空间激光通信技术的发展趋势,有利于提前做好技术准备,使我国空间激光通信技术稳步发展。

参考文献 (27)

目录

    /

    返回文章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