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言板

尊敬的读者、作者、审稿人, 关于本刊的投稿、审稿、编辑和出版的任何问题, 您可以本页添加留言。我们将尽快给您答复。谢谢您的支持!

姓名
邮箱
手机号码
标题
留言内容
验证码

基于智能手机的眼底成像系统

丛婧 俎明明 李洪涛 崔笑宇 陈硕 席鹏

丛婧, 俎明明, 李洪涛, 崔笑宇, 陈硕, 席鹏. 基于智能手机的眼底成像系统[J]. 中国光学, 2019, 12(1): 97-103. doi: 10.3788/CO.20191201.0097
引用本文: 丛婧, 俎明明, 李洪涛, 崔笑宇, 陈硕, 席鹏. 基于智能手机的眼底成像系统[J]. 中国光学, 2019, 12(1): 97-103. doi: 10.3788/CO.20191201.0097
CONG Jing, ZU Ming-ming, LI Hong-tao, CUI Xiao-yu, CHEN Shuo, XI Peng. Smartphone-based fundus imaging system[J]. Chinese Optics, 2019, 12(1): 97-103. doi: 10.3788/CO.20191201.0097
Citation: CONG Jing, ZU Ming-ming, LI Hong-tao, CUI Xiao-yu, CHEN Shuo, XI Peng. Smartphone-based fundus imaging system[J]. Chinese Optics, 2019, 12(1): 97-103. doi: 10.3788/CO.20191201.0097

基于智能手机的眼底成像系统

doi: 10.3788/CO.20191201.0097
基金项目: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 61605025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 61501101

中央高校基本科研业务费 17190201

中央高校基本科研业务费 N162410002-2-6

辽宁省高等学校创新人才支持计划 LR2016031

详细信息
    作者简介:

    丛婧(1995—),女,黑龙江齐齐哈尔人,硕士研究生,2017年于东北大学获得学士学位,现为北京大学工学院硕士研究生,主要从事多光谱成像方面的研究。E-mail:congjing137@pku.edu.cn

    陈硕(1987—), 男,辽宁抚顺人,博士,副教授,硕士生导师,2009年于上海交通大学获得生物医学工程学士学位,2010年于德国海德堡大学获得医学物理硕士学位,2015年于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获得生物医学工程博士学位,2015年至今为东北大学中荷生物医学与信息工程学院副教授,主要从事生物医学光学成像、生物医学光谱成像等生物医学光子学方面的研究。E-mail:chenshuo@bmie.neu.edu.cn

  • 中图分类号: TH773

Smartphone-based fundus imaging system

Funds: 

National Natural Science Foundation of China 61605025

National Natural Science Foundation of China 61501101

the Fundamental Research Funds for the Central Universities 17190201

the Fundamental Research Funds for the Central Universities N162410002-2-6

Program for Innovation Talents in Universities of Liaoning Province LR2016031

More Information
  • 摘要: 眼底成像技术可检测临床视网膜组织状态,其检测结果已成为多种眼底疾病诊断的重要依据。然而,传统的眼底成像系统需要专业医护人员操作,且具有体积大、价格昂贵等缺点。随着智能手机的图像采集、存储、数据传输等功能的不断提升,基于智能手机的眼底成像系统可有效弥补传统眼底成像系统的上述缺陷。在本研究中,我们设计了照明和成像光路并利用3D打印技术将其小型化,通过与智能手机相结合实现了对人眼视网膜图像的采集。结果表明,基于智能手机的眼底相机距离模拟眼的工作距离约为17 mm,安置于体积仅为88 mm×79 mm×42 mm(长×宽×高)的手机外设配件中。随后,利用Zemax对系统光学参数进行了进一步优化。经优化后的成像系统,畸变保持在0.2%范围内,场曲小于10 μm。该系统具有便携性良好、无创、价格低廉等优点,未来可用于多种眼底疾病的社区筛查工作。
  • 图  1  基于智能手机的眼底相机示意图

    Figure  1.  Schematic of the smartphone-based fundus imaging system

    图  2  手机外设设计示意图

    Figure  2.  Schematic of the smartphone accessory for the portable fundus camera

    图  3  利用桌面样机系统进行的眼底图像采集

    Figure  3.  Fundus image acquired by the table-top prototype system

    图  4  集成化眼底相机系统采集的眼底图像

    Figure  4.  Fundus image acquired by integrated fundus camera

    图  5  成像系统的平均调制传递函数

    Figure  5.  Average modulation transfer function of the imaging system

    图  6  Zemax仿真系统的(a)场曲与(b)畸变

    Figure  6.  (a)Field curvature and (b)distortion of Zemax simulation results

    表  1  不同智能手机的最优眼底成像工作距离

    Table  1.   Optimized working distances of different smartphones

    手机型号 华为C8815 酷派5950 iPhone4s
    工作距离 19.4 mm 17.0 mm 18.3 mm
    下载: 导出CSV

    表  2  优化后的成像系统镜头设计

    Table  2.   Optimized design of lens

    表面编号 备注 半径 厚度 材质
    物面 无穷 0
    1 视网膜 12.500 17.250 1.34, 55.0
    2 玻璃体 5.673 4.000 1.41, 55.0
    3 晶状体 -10.485 0.000
    4 无穷 0.000
    5 瞳孔 -10.100 3.000 1.34, 55.0
    6 液状体 -3.635 0.600 1.38, 55.0
    7 角膜 -6.896 17.000
    8 无穷 8.140
    9 49 565 7.560 4.500 S-LALS
    10 -12.800 1.500 S-TIH53
    11 61.600 0.060 1.52, 52.0
    12 -666.035 17.029
    13 无穷 7.299
    14 76.140 1.100 N-SF10
    15 9.350 5.250 S-BAH11
    16 47 661 -13.980 0.000
    17 无穷 41.956
    光阑面 3.400
    像面 无穷 -
    下载: 导出CSV
  • [1] 吴为菊.黄斑水肿视锥细胞功能损伤的研究[D].广州: 中山大学, 2007.

    WU W J. Study of macular edema cones functional damage[D]. Guangzhou: Zhongshan University, 2007.(in Chinese)
    [2] 任平, 胡慧君, 张瑞.葛根素治疗糖尿病视网膜病变的疗效观察[J].中国中西医结合杂志, 2000, 20(8):574-576. doi:  10.3321/j.issn:1003-5370.2000.08.006

    REN P, HU H J, ZHANG R. Efficacy of puerarin in the treatment of diabetic retinopathy[J]. Chinese Journal of Integrated Traditional and Western Medicine, 2000, 20(8):574-576.(in Chinese) doi:  10.3321/j.issn:1003-5370.2000.08.006
    [3] 王翠平, 李新光, 季亚成.高血压和糖尿病患者视网膜病变与脑梗死的关系[J].实用心脑肺血管病杂志, 2007, 15(2):152-153. doi:  10.3969/j.issn.1008-5971.2007.02.042

    WANG C P, LI X G, JI Y CH. Hypertension and diabetic retinopathy and cerebral infarction[J]. Practical Journal of Cardiac Cerebral Pneumal and Vascular Disease, 2007, 15(2):152-153.(in Chinese) doi:  10.3969/j.issn.1008-5971.2007.02.042
    [4] 王爽.视网膜血管异常及其与高血压关系的流行病学研究[D].北京: 首都医科大学, 2007.

    WANG SH. Retinal vascular abnormalities and its relationship with hypertension epidemiological study[D]. Beijing: Capital Medical University, 2007.(in Chinese)
    [5] 肖国士.赫尔曼与眼底镜[J].中国眼镜科技杂志, 1999(5):24-25. http://www.wanfangdata.com.cn/details/detail.do?_type=perio&id=QK199900763708

    XIAO G SH. Herman and ophthalmoscope[J]. Chinese Journal of Eye Science and Technology, 1999(5):24-25.(in Chinese) http://www.wanfangdata.com.cn/details/detail.do?_type=perio&id=QK199900763708
    [6] 赵培泉, 彭清.重视自发荧光检测技术在眼底疾病诊断中的应用[J].中华眼科杂志, 2008, 44(9):772-775. doi:  10.3321/j.issn:0412-4081.2008.09.002

    ZHAO P Q, PENG Q. Attention to the application of autofluorescence detection in the diagnosis of fundus diseases[J]. Chinese Journal of Ophthalmology, 2008, 44(9):772-775.(in Chinese) doi:  10.3321/j.issn:0412-4081.2008.09.002
    [7] 刘敏, 刘丽, 赵华.荧光素眼底血管造影和光学相干断层扫描在眼挫伤眼底病变中的临床价值[J].中华眼外伤职业眼病杂志, 2012, 34(9):641-643. doi:  10.3760/cma.j.issn.2095-1477.2012.09.001

    LIU M, LIU L, ZHAO H. The clinical value of fluorescein fundus angiography and optical coherence tomography in ocular fundus lesions[J]. Chinese Journal of Ocular Trauma and Occupational Eye Disease, 2012, 34(9):641-643.(in Chinese) doi:  10.3760/cma.j.issn.2095-1477.2012.09.001
    [8] 经志军.偏振频域光学相干层析成像系统的研究[D].天津: 天津大学, 2007.

    JING ZH J. Study on optical coherent tomography system with polarization frequency domain[D]. Tianjin: Tianjin University, 2007.(in Chinese)
    [9] 李淳, 孙强, 刘英, 等.眼底相机的均匀照明及消杂光干扰设计[J].中国光学, 2010, 3(4):363-368. doi:  10.3969/j.issn.2095-1531.2010.04.009

    LI CH, SUN Q, LIU Y, et al.. The uniform illumination of the fundus camera and the design of the noisy interference[J]. Chinaese Optics, 2010, 3(4):363-368.(in Chinese) doi:  10.3969/j.issn.2095-1531.2010.04.009
    [10] 高丽琴, 张风, 周海英, 等.眼底彩色照像与荧光素眼底血管造影对判断糖尿病视网膜病变临床分期的一致性研究[J].中华眼科杂志, 2008, 44(1):12-16. doi:  10.3321/j.issn:0412-4081.2008.01.005

    GAO L Q, ZHANG F, ZHOU H Y, et al.. Fundus color photography and fundus fluorescein angiography to determine the clinical stage of diabetic retinopathy consistency[J]. Chinese Journal of Ophthalmology, 2008, 44(1):12-16.(in Chinese) doi:  10.3321/j.issn:0412-4081.2008.01.005
    [11] 李国栋, 蔡斌, 袁援生, 等.荧光素钠静脉过敏试验与皮肤过敏试验对FFA检查的安全性比较[J].眼科研究, 2007, 25(3):240-240. doi:  10.3760/cma.j.issn.2095-0160.2007.03.028

    LI G D, CAI B, YUAN Y SH, et al.. Sodium fluorescein sodium vein allergy test and skin allergy test for the safety of FFA comparison[J]. Chinese Ophthalmic Research, 2007, 25(3):240-240.(in Chinese) doi:  10.3760/cma.j.issn.2095-0160.2007.03.028
    [12] 龙炳昌.光学相干层析成像系统研究[D].广州: 暨南大学, 2009.

    LONG B CH. Optical coherence tomography system[D]. Guangzhou: Jinan University, 2009.(in Chinese)
    [13] 金霞, 刘铁根, 李刚, 等.一种高速的光学相干层析成像系统[J].仪器仪表学报, 2002, 23(s1):228-229. http://d.old.wanfangdata.com.cn/Periodical/yqyb2002z1101

    JIN X, LIU T G, LI G, et al.. A high speed optical coherence tomography system[J]. Chinese Journal of Scientific Instrument, 2002, 23(S1):228-229.(in Chinese) http://d.old.wanfangdata.com.cn/Periodical/yqyb2002z1101
    [14] 黄琳.眼底照相机中图像处理技术的研究与实现[D].南京: 南京航空航天大学, 2009.

    HUANG L. Fundus camera image processing technology research and implementation[D]. Nanjing: Nanjing University of Aeronautics and Astronautics, 2009.(in Chinese)
    [15] SHARMA A, SUBRAMANIAM S D, RAMACHANDRAN K I, et al.. Smartphone-based fundus camera device(MⅡ Ret Cam) and technique with ability to image peripheral retina[J]. European Journal of Ophthalmology, 2016, 26(2):142-144. doi:  10.5301/ejo.5000663
    [16] MAAMARI R N, KEENAN J D, FLETCHER D A, et al.. A mobile phone-based retinal camera for portable wide field imaging[J]. British Journal of Ophthalmology, 2014, 98(4):438-441. doi:  10.1136/bjophthalmol-2013-303797
    [17] 蒋建科, 李秋荣, 杭慧喆.3D打印第三次工业革命的重大标志[J].新湘评论, 2013(6):57-58. http://www.cnki.com.cn/Article/CJFDTOTAL-XXDO201306046.htm

    JIANG J K, LI Q R, HANG H ZH. 3D printing a major symbol of the third industrial revolution[J]. Xinxiang Review, 2013(6):57-58.(in Chinese) http://www.cnki.com.cn/Article/CJFDTOTAL-XXDO201306046.htm
  • [1] 曾庆栋, 袁梦甜, 朱志恒, 陈光辉, 汪婕, 余华清, 郭连波, 李祥友.  便携式激光诱导击穿光谱最新研究进展 . 中国光学, 2020, 13(6): 1-18. doi: 10.37188/CO.2020-0093
    [2] 陈蔚霖, 常军, 赵雪惠, 金辉.  广域眼底相机光学系统的设计与仿真分析 . 中国光学, 2020, 13(4): 814-821. doi: 10.37188/CO.2020-0066
    [3] 何玲平, 岳巾英, 张宏吉, 陈波.  基于电容分割的光子计数成像探测器读出阳极优化设计及仿真 . 中国光学, 2019, 12(6): 1303-1310. doi: 10.3788/CO.20191206.1303
    [4] 冯思悦, 梁静秋, 梁中翥, 吕金光, 陶金, 王维彪, 秦余欣, 孟德佳.  LED微阵列投影系统设计 . 中国光学, 2019, 12(1): 88-96. doi: 10.3788/CO.20191201.0088
    [5] 董磊, 卢振武, 刘欣悦.  3种主动合成孔径成像技术极限探测能力的分析与比较 . 中国光学, 2019, 12(1): 138-147. doi: 10.3788/CO.20191201.0138
    [6] 朱姗姗, 路交, 刘鹤南, 陈硕, 曾柱, 钱唯, 陈晓隆.  生物医学光子学在糖尿病视网膜病变中的应用进展 . 中国光学, 2018, 11(3): 459-474. doi: 10.3788/CO.20181103.0459
    [7] 李安, 邵秋峰, 刘瑞斌.  新型便携式激光诱导击穿光谱系统综述 . 中国光学, 2017, 10(4): 426-437. doi: 10.3788/CO.20171004.0426
    [8] 褚旭红, 赵跃进, 董立泉, 刘明.  集成式光读出FPA红外成像系统设计 . 中国光学, 2016, 9(5): 588-595. doi: 10.3788/CO.20160905.0588
    [9] 王新华, 王晓坤.  十亿像素瞬态成像系统实时图像拼接 . 中国光学, 2015, 8(5): 785-793. doi: 10.3788/CO.20150805.0785
    [10] 杨飞, 金光, 谢金华, 邱振戈, 曲宏松, 贺小军.  基于在轨成像物理机理的立体测绘相机建模与仿真 . 中国光学, 2015, 8(6): 971-979. doi: 10.3788/CO.20150806.0971
    [11] 吕涛, 付东辉, 陈小云, 刘杰.  利用DMD获取高动态范围图像技术 . 中国光学, 2015, 8(4): 644-650. doi: 10.3788/CO.20150804.0644
    [12] 何远清, 刘永基, 翟奕.  成像角膜曲率计的光学设计 . 中国光学, 2014, 7(6): 956-961. doi: 10.3788/CO.20140706.0956
    [13] 郑亮亮, 张贵祥, 金光.  高速多光谱TDI CCD成像电路系统 . 中国光学, 2013, 6(6): 939-945. doi: 10.3788/CO.20130606.939
    [14] 葛婧菁.  便携式双波段荧光眼底血管造影仪的光学设计 . 中国光学, 2013, 6(2): 223-230. doi: 10.3788/CO.20130602.0223
    [15] 巩宪伟, 鱼卫星, 张红鑫, 卢振武, 孙强, 沈宏海.  仿生复眼成像系统设计与制作的研究进展 . 中国光学, 2013, 6(1): 34-45. doi: 10.3788/CO.20130601.0034
    [16] 朱明, 高文, 郭立强.  压缩感知理论在图像处理领域的应用 . 中国光学, 2011, 4(5): 441-447.
    [17] 蔺超, 郑玉权.  微型X射线数字成像系统的测试与应用 . 中国光学, 2010, 3(6): 591-597.
    [18] 李婧, 王蕴珊, 司书春, 徐建强, 高成勇, 周灿林.  基于数字滤波的主动式高光谱成像系统及其波长标定 . 中国光学, 2010, 3(4): 374-378.
    [19] 陈少杰, 唐玉国, 巴音贺希格, 李延超, 于宏柱, 崔继承.  高速便携式近红外光栅光谱仪光电系统设计 . 中国光学, 2009, 2(4): 322-328.
    [20] 余飞, 吴清文, 王宝石, 邹艳, 曲利新, 黄涛, 郑飞.  振动疲劳寿命分析在主镜支撑结构设计中的应用 . 中国光学, 2009, 2(6): 495-501.
  • 加载中
图(6) / 表 (2)
计量
  • 文章访问数:  682
  • HTML全文浏览量:  223
  • PDF下载量:  195
  • 被引次数: 0
出版历程
  • 收稿日期:  2018-02-04
  • 修回日期:  2018-03-21
  • 刊出日期:  2019-02-01

基于智能手机的眼底成像系统

doi: 10.3788/CO.20191201.0097
    基金项目: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 61605025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 61501101

    中央高校基本科研业务费 17190201

    中央高校基本科研业务费 N162410002-2-6

    辽宁省高等学校创新人才支持计划 LR2016031

    作者简介:

    丛婧(1995—),女,黑龙江齐齐哈尔人,硕士研究生,2017年于东北大学获得学士学位,现为北京大学工学院硕士研究生,主要从事多光谱成像方面的研究。E-mail:congjing137@pku.edu.cn

    陈硕(1987—), 男,辽宁抚顺人,博士,副教授,硕士生导师,2009年于上海交通大学获得生物医学工程学士学位,2010年于德国海德堡大学获得医学物理硕士学位,2015年于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获得生物医学工程博士学位,2015年至今为东北大学中荷生物医学与信息工程学院副教授,主要从事生物医学光学成像、生物医学光谱成像等生物医学光子学方面的研究。E-mail:chenshuo@bmie.neu.edu.cn

  • 中图分类号: TH773

摘要: 眼底成像技术可检测临床视网膜组织状态,其检测结果已成为多种眼底疾病诊断的重要依据。然而,传统的眼底成像系统需要专业医护人员操作,且具有体积大、价格昂贵等缺点。随着智能手机的图像采集、存储、数据传输等功能的不断提升,基于智能手机的眼底成像系统可有效弥补传统眼底成像系统的上述缺陷。在本研究中,我们设计了照明和成像光路并利用3D打印技术将其小型化,通过与智能手机相结合实现了对人眼视网膜图像的采集。结果表明,基于智能手机的眼底相机距离模拟眼的工作距离约为17 mm,安置于体积仅为88 mm×79 mm×42 mm(长×宽×高)的手机外设配件中。随后,利用Zemax对系统光学参数进行了进一步优化。经优化后的成像系统,畸变保持在0.2%范围内,场曲小于10 μm。该系统具有便携性良好、无创、价格低廉等优点,未来可用于多种眼底疾病的社区筛查工作。

English Abstract

丛婧, 俎明明, 李洪涛, 崔笑宇, 陈硕, 席鹏. 基于智能手机的眼底成像系统[J]. 中国光学, 2019, 12(1): 97-103. doi: 10.3788/CO.20191201.0097
引用本文: 丛婧, 俎明明, 李洪涛, 崔笑宇, 陈硕, 席鹏. 基于智能手机的眼底成像系统[J]. 中国光学, 2019, 12(1): 97-103. doi: 10.3788/CO.20191201.0097
CONG Jing, ZU Ming-ming, LI Hong-tao, CUI Xiao-yu, CHEN Shuo, XI Peng. Smartphone-based fundus imaging system[J]. Chinese Optics, 2019, 12(1): 97-103. doi: 10.3788/CO.20191201.0097
Citation: CONG Jing, ZU Ming-ming, LI Hong-tao, CUI Xiao-yu, CHEN Shuo, XI Peng. Smartphone-based fundus imaging system[J]. Chinese Optics, 2019, 12(1): 97-103. doi: 10.3788/CO.20191201.0097
    • 视网膜是人眼中的一层透明薄膜,视信息在视网膜上形成视神经冲动,通过传导在脑中建立图像[1]。一旦视网膜处发生病变,将会产生视觉障碍,进而影响患者的生活质量[2]。通过视网膜内的血管及其他组织情况可以判断的疾病主要可以分为两大类,一类是以糖尿病、高血压、冠心病为代表的与血液有关的疾病,另一类主要是可以根据视网膜及其周围组织的结构、状态判断的眼底疾病[3-4]。因此,眼底成像检测在临床诊断中显得尤为重要。

      19世纪中期,德国科学家赫尔曼·冯·亥姆霍兹发明了检眼镜,通过该仪器可以观察到视网膜上血管以及其他的组织结构。这使得眼科疾病以及其他相关疾病的诊断取得了飞跃性的进展[5]。近年来,临床中经常采用眼底荧光素血管造影(FFA)、光学相干层析成像技术(OCT)、彩色眼底相机等一系列的手段来采集眼底图像[6-9]。FFA检测利用荧光素作为造影剂,随血液流动至眼部时,通过一组带有滤波片的眼底相机,采集到眼底血管的荧光图像[10]。然而,FFA为侵入性的检测手段,且部分患者会对造影剂产生过敏[11]。OCT是一种基于迈克尔逊干涉的非接触式高分辨率层析成像技术,但是其检查价格较为昂贵且需要专业的医护人员操作[12-13]。与以上技术相比,传统的彩色眼底相机的检查费用相对较低,具有采集图像速度快、无创等优点[14]。但是作为眼底疾病筛查的手段,其体积相对较大且便携性差,限制了其在眼科疾病筛查工作的应用。因此,通过对传统彩色眼底相机做进一步改进,设计一种具有低成本、易操作、便于图像传输等特性的眼科仪器,具有重要的临床应用价值。Sharma等人通过支架将眼科前置镜固定在手机相机前方,使用者只需打开手机闪光灯,即可通过手机观察到眼底情况[15]。该系统虽然结构相对简单,但采集过程易引入杂光及反射光,成像质量较低。Maamari等通过智能手机附加照明光路及成像光路,成功地获得了质量较好的眼底图像,但该系统需添加外置的光源为眼底照明,增加了系统的复杂性[16]

      本文借助智能手机所具备的便携性好、像素高、可无线传输、储存空间大、普及率高等优点,以传统的彩色眼底相机为基础,对照明和成像光路进行简化及小型化后并应用于智能手机端,提出了一种基于智能手机的眼底成像系统。另外,在上述基础上,利用ZEMAX仿真对设计的眼底相机成像系统进一步优化,使之具有更好的成像效果。

    • 本文设计的眼底相机基本结构由成像系统和照明系统组成。按照如图 1所示的光路结构示意图在光学平台上进行搭建,采集到较好的眼底图像后,将光学系统进行小型化处理,制作成手机外设,配合智能手机进行眼底图像的采集。光线由手机(酷派5950)自带的LED灯发出并通过多个反射镜(PFSQ05-03-P01, Thorlabs)及偏振片1(85-919, Edmund),经过透镜(ACL2520, Thorlabs)准直后经分束器(45-313, Edmund Optics)分光,其中反射的光线通过眼科前置镜(54D, Ocular MaxField)经瞳孔入射至眼底。入射光被视网膜反射后,反射光线经人眼光学系统后,依次经过眼科前置透镜、偏振片2和中继透镜(LA1131-A, Thorlabs)放大后,成像到智能手机相机上,实现视网膜的图像信息采集。

      图  1  基于智能手机的眼底相机示意图

      Figure 1.  Schematic of the smartphone-based fundus imaging system

      由于本文所设计的系统的主要目的是完成某些眼底疾病的初步诊断与筛查,需要清楚地查看视网膜处毛细血管以及视神经乳头、黄斑等组织的健康状况,进而辅助医生进行诊断。要获得较好质量的成像,必须对该系统的主要光学技术指标进行设定。其中,设定最小拍摄瞳孔直径为4 mm;波长范围为390~780 nm(可见光范围内);工作距离为15~20 mm;照明光源采用手机自带的LED闪光灯。基于上述设定,完成成像系统的设计与各光学元件距离计算,制作基于智能手机的眼底相机,并进行优化设计,最终采集到质量较好的眼底图像。

    • 手机外设小型化的实现需要利用3D打印技术,它是第三次工业革命的代表性技术之一,也是手机外设能够实现小型化处理的关键[17]。测量各个镜片的尺寸与对应的距离后,利用AutoDesk绘制手机外设的3D结构图。根据几何光学原理计算及实际实验得出该系统中各个镜片之间的距离位置等信息,并尽可能地缩小体积,图 2展示了整个手机外设系统的设计图,随后,利用3D打印技术将整个光学系统封装在一个密闭的盒子中,制成手机外设,具有较好的便携性。

      图  2  手机外设设计示意图

      Figure 2.  Schematic of the smartphone accessory for the portable fundus camera

    • 利用Zemax仿真软件对上述系统进行模拟仿真,使用相同焦距的双胶合透镜代替原有的眼科透镜,可实现对于整个系统具有相同的仿真效果。通过模拟基于智能手机的眼底相机,得到调制传递函数(MTF曲线),此时的系统分辨率并不是最优值。为了进一步改善该系统的分辨率及场曲、畸变等性能指标,在仿真软件的镜头调节器内调节各个镜片之间的距离,使MTF曲线具有更多的指向平面上的线对数,即具有较高的分辨率,并在优化的基础上进一步测试,使之具有较小的场曲和畸变。

    • 利用酷派手机作为接收图像端进行测试,模拟眼到眼科透镜的距离为17 mm。还测试了不同款智能手机端的最优眼底成像工作距离,其结果如表 1所示。

      表 1  不同智能手机的最优眼底成像工作距离

      Table 1.  Optimized working distances of different smartphones

      手机型号 华为C8815 酷派5950 iPhone4s
      工作距离 19.4 mm 17.0 mm 18.3 mm

      通过观察表 1结果,可发现其对于同一模拟眼的工作距离仍然存在较小的差距,这主要是由于不同手机型号的相机的焦距、分辨率等方面存在细微的差别。当手机外设需匹配不同型号的手机时,其工作距离仍然需要进行小范围的调节。在下一步的工作中,将把手机外设的内部结构设计成可调节式,进而完成眼底相机与不同型号手机的匹配。

      在光学实验台上得到的模拟眼的采集结果如图 3所示,通过观察不难看出,采集到的图像已经可以清晰地看到视网膜处的微小血管(如图 3中箭头所指的部分)的分布情况,但由于透镜安装座存在一定的厚度,因此采集到的视野范围较小。而在手机外设小型化设计中,固定镜片的安置架厚度较薄,这一弊端得到了有效的改善。

      图  3  利用桌面样机系统进行的眼底图像采集

      Figure 3.  Fundus image acquired by the table-top prototype system

    • 为了使该系统更好地与智能手机匹配,设计手机的配件结构需具有良好的便携性。整个结构最终设计尺寸为79 mm×88 mm×42 mm,最终的体积不到300 cm3,与手机具有良好的适配性。

      小型化处理采集到的图像如图 4所示。在小型化过程中,3D打印的镜片安置架的厚度比市面上购买的镜片安置架的厚度要小很多,这为成像提供了更大的有效视野范围。图 4为集成化眼底成像系统所采集的眼底图像,通过观察图像可发现系统初步实现直径为0.1 mm的细小血管的图像采集,为医院的眼科检查提供初步的意见,有利于眼科疾病的普查工作的推广。为了避免反射镜反射的光线对整个系统造成不良的影响,在照明光路中适当添加了一部分圆筒形结构,但这又使得光线的利用率大大下降,这也是日后需要改进的地方。

      图  4  集成化眼底相机系统采集的眼底图像

      Figure 4.  Fundus image acquired by integrated fundus camera

    • 在上述内容的基础上,利用Zemax光学仿真软件对眼底成像系统光路进行仿真及优化。通过选择不同镜片并调节镜片之间的距离,获得了最好的调制传递函数(MTF)曲线,并得到了较小的场曲和畸变。表 2为成像系统的Zemax仿真系统参数。

      表 2  优化后的成像系统镜头设计

      Table 2.  Optimized design of lens

      表面编号 备注 半径 厚度 材质
      物面 无穷 0
      1 视网膜 12.500 17.250 1.34, 55.0
      2 玻璃体 5.673 4.000 1.41, 55.0
      3 晶状体 -10.485 0.000
      4 无穷 0.000
      5 瞳孔 -10.100 3.000 1.34, 55.0
      6 液状体 -3.635 0.600 1.38, 55.0
      7 角膜 -6.896 17.000
      8 无穷 8.140
      9 49 565 7.560 4.500 S-LALS
      10 -12.800 1.500 S-TIH53
      11 61.600 0.060 1.52, 52.0
      12 -666.035 17.029
      13 无穷 7.299
      14 76.140 1.100 N-SF10
      15 9.350 5.250 S-BAH11
      16 47 661 -13.980 0.000
      17 无穷 41.956
      光阑面 3.400
      像面 无穷 -

      仿真得出平均调制传递函数曲线如图 5所示。在双胶合透镜与人眼的距离为17 mm的情况下,双胶合透镜与中继透镜的距离约为25 mm,MTF曲线基本上与衍射极限相重合,说明此时的调制传递函数效果最优。该图像中横坐标为空间分辨率(即每毫米的线对数),纵坐标为光学传递函数(OTF)的模量,是衡量光学传递效率的一个指标。在整个图像中不难看出,成像系统视场在低于250 lp/mm处的MTF值均大于0.3,基本可满足查看眼底视网膜的设计要求。

      图  5  成像系统的平均调制传递函数

      Figure 5.  Average modulation transfer function of the imaging system

      图 6为该成像系统的场曲和畸变图像,两图均可表明该系统的图像失真情况。在图 6(a)的场曲中,横坐标的单位为微米,可以看出在该系统中,场曲始终小于10 μm。图 6(b)为该系统的畸变,横坐标为百分比,成像系统的畸变保持在0.2%范围内。

      图  6  Zemax仿真系统的(a)场曲与(b)畸变

      Figure 6.  (a)Field curvature and (b)distortion of Zemax simulation results

      综上所述,该设计具有较好的调制传递函数曲线,并且场曲和畸变较小,优化后的成像系统的性能得到了进一步的提高,为下一步的研究提供了参考。

    • 利用智能手机便携性好、普及率高、可进行网络传输等优点,设计了一款基于智能手机的眼底成像系统,其工作距离约为17 mm,且体积不到300 cm3。在该眼底成像系统的基础上,通过仿真优化设计,使场曲小于10 μm,畸变小于0.2%,为下一步的研究提供了有益的参考。该系统可以辅助眼科疾病的远程医疗,并可满足以糖尿病视网膜病变为代表的眼科疾病的社区筛查要求。与传统的眼底相机相比,基于智能手机的眼底相机具有良好的便携性、价格低廉、无创、可存储与传输等多方面的优点。该系统的设计将有助于眼科疾病的社区筛查工作,有利于提高医生的工作效率及医疗资源的合理配置。

参考文献 (17)

目录

    /

    返回文章
    返回